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曹妃殿初考

      本报讯(通讯员李百超)随着河北省一号工程——曹妃甸港区的开发建设,曹妃甸岛声名鹊起,蜚声中外。曹妃甸岛,在河北省、唐山市1984年地名普查中,被省、市地名办公室命名为“曹妃殿” 岛,1963年8月当时的滦南县人民委员会曾在岛上立“曹妃殿岛”石碑以记。从曹妃殿岛名称上即可看出,其中必有历史典故,有文化底蕴。但曹妃甸岛在开发前夕,却只是一个荒芜的小沙洲,“荒草凄凄鹦鹉洲”。对照传说,使人们平添了许多猜想和争论。

      在地方志和民间传说中,都有曹妃殿的记载或曹妃传说。据民国二十六年的《滦县志.地里.河流》载:“曹妃甸,在海中。距北岸四十里。上有曹妃殿故名。”又云:“绕甸海水皆卤,惟曹妃殿前一井甚甘美。按乐亭县志,亦载此景为八景之一,名古井甘泉。”通常情况下,史志是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上秉笔直录的。从上述记载可看出,“曹妃甸”之名源于“曹妃殿”(上有曹妃殿故名)。大“殿”前有“一井”,名古井甘泉。“曹妃殿”应是客观存在过的。地方志记载:1895年、1900年两次强风暴潮袭淹曹妃甸,岛上殿庵渔铺被淹冲大部,从大清乾隆年间修葺曹妃殿至1900年强风暴潮袭淹前,曹妃殿香火空前兴盛。据民国二十六年的《滦县志》载,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曹妃甸,时被潮水所漫,庙宇倾圮,灯塔亦毁”。这就为“曹妃殿”之所终做了史实上的解释。可见,当年之曹妃甸决非一荒芜的小沙洲,而是在其上确曾充斥着“庙宇“、“灯塔”、“古井”等景观,也对今日庙宇、古灯塔、古井之所失做了客观事实上的解释。就是说,“曹妃殿”已逝去70年。然而,真实存在过的曹妃殿究竟是什么形制?有滦州“八景”之誉的古井甘泉究竟什么样?灯塔的方位在哪里?
    带着一系列的疑问,出于对历史严肃认真的负责态度,2006年11月上旬的一天,笔者受曹妃甸管委会综合处才俊驹处长的委托,偕曹妃甸管委会的王禹同志走访了年已82岁、丰南区黑沿子镇东村老渔民王浩凤。据王浩凤老人介绍,他15岁(1939年)第一次登上曹妃甸岛时,曹妃殿已不复存在,原址上散存有砖、盆、碗等物件,且多半淤于沙土中。砖是青砖,比现代砖体要大;盆是泥瓦盆,碗是那种比较破、俗称“叫花子碗”。从遗址布局上看,曹妃殿是前后排建制。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上岛依然可见遗存的少量砖、盆、瓦等。从上辈人口中得知,岛上曾有庙,庙里和尚不少,为首的人称“郭和尚”。十五岁上岛时,殿前十八掏(一人伸开双臂所量距离为一掏)岛南边的位置,水中置有灯塔,是类似于玻璃的透明罩子,内有油灯,外有铁笼形护罩,天津方面定期来人开着小火轮加油。这时的灯塔已不是法本和尚燃指化缘得来的水晶灯。

      关于滦州八景之一的“古井甘泉”,王浩凤老人介绍:水井是一直径约比三间房面积还大,多半人深的大沙坑,四周有沙沿。并非自涌泉水,而是靠承接雨水,雨水经沙子过滤后甘甜如饴,供人饮用。即使因风大沙尘蔽日,井也不会被淤;有时被潮水所漫,待潮退后水依然是甜的。

      经过对王浩凤老人的访谈,对曹妃殿的了解大大地前进了一步。但对于未访到亲眼见过曹妃殿之人,从内心深处不乏有许多遗憾。根据地方志记载,曹妃殿彻底被毁归咎于70年前的风暴潮。从时间上推论,沿海渔民中如有年龄在90岁以上的老者,曾亲眼见过曹妃殿当不成问题。为此,笔者费尽心机,终于通过某种渠道了解到,滦南县蚕沙口村90岁老渔民杨俊喜仍健在,老人8岁时即随大人上岛。从年龄和时间上推断,杨俊喜8岁时第一次上岛的时间应是1925年,很可能亲眼见过曹妃殿。

      据杨俊喜老人介绍:8岁那年夏天第一次上岛时,灯塔还是法本和尚燃指化缘得来的水晶灯。岛上尚存一间破败的殿宇,余下更多的则是高约三、四尺或八、九尺的柱脚。殿宇是南北朝向,南边那排是二层;北边那排是一层,除一间尚存外,其他的都没有顶盖了,两排间隔约3丈左右。柱脚材质很像是果松木。北排约有四间,南排两间左右,砖与长城砖类似。岛上当时还有两个人居住,岛上种有西瓜、玉米等。殿南种玉米,殿北种西瓜。西瓜个头很大,据说很甜,西瓜以及玉米等粮食是由和尚种植并收获。

      当年的曹妃甸方圆有四十里,殿北放眼一望看不到边际。听上辈人介绍,曹妃殿有三重,最南边的一重因被海水掏空岸边,早已倾倒在海中。殿的形制与蚕沙口天妃宫很相像。有一次,杨俊喜本人与渔民杨庆利掘沙三尺,挖走一根松木柱。岛上有个三、四间房面积大小、多半人深的大沙坑,靠承接雨水经沙子自然过滤后供人们取用。就是被誉为“滦州八景”之一的“古井甘泉”。

      据杨俊喜之子杨凤友介绍,渔民下海时在曹妃殿南部用渔网曾拉上来过和尚用过的碗,碗以宋元时期的居多,唐代的较少。自己就曾有一个碗。据文物贩子讲,这个碗是唐代的。小底大沿,草绿色,口沿比现在的大海碗还大些。虽然有些破损,文物贩子在1995年还给了800元钱。据说柳赞附近渔民在岛南端还用鱼网拉起过锅、铜箱子等物。铜箱子里有铜钱、铜王八、铜龙头、铜凤凰鸟等物。要知道,在中国数千年的封建专制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被奉为真龙天子,皇帝是龙的化身,龙的图案被皇家所独享。即使是朝中重臣私用龙的图案,也会被谋逆大罪凌迟处死,祸及九族。凤的图案为皇后和妃子所独享。由此可见,曹妃殿与皇家有密切的关联。据唐海县十里海养殖场副场长、武装部部长柴友明介绍,1994年十里海开发时,挖掘机在场部南约三华里处三米多地下曾挖出过一个巨大的铁锚(双排座车勉强装下),锚上依稀有文字。锚体之大、文字印记之奇、埋淤之深给船舶的身份、吨位、年代平添了许多 猜想。1995年6月份,在曹妃甸南离岸边约六掏半的位置,渔民们用渔网曾拉起过一座旧灯楼,有老渔民指证说那就是法本和尚燃指化缘得来的水晶灯。杨凤友因此损失了一付网具。

      《乐亭县志(民国卷)·海域》载:“曹北店,又名曹妃店……岛上甘泉可供渔人取用,……潮音寺和尚法本募建灯塔一座,高数丈,光映百里,航人称幸”。“……旧志谓元代海运时中途停泊场所,故迹犹存。” 据调查,当年的法本和尚于清朝光绪年间在曹妃甸建第一座灯塔,高约六丈。现在人们所见到的灯塔是1998年秋所建,是曹妃甸岛第六座灯塔。其间:1925年9月1日建第二座灯塔,取代了法本和尚化缘得来的水晶灯塔;1950年6月27日人民政府建第三座灯塔;1962年8月19日建第四座灯塔;1986年9月6日建第五座灯塔。
    “殿”,古时专指庙宇等高大建筑物;“甸”,古代指郊外的地方或放牧的草地。从曹妃甸于数千年前由滦河冲击、积沙成岛来看,由“殿”到“甸”的转换是顺理成章的,先有“甸”后有“殿”,先有“曹妃殿”,“曹妃甸”之称谓应源自于“曹妃殿”。《滦州志.海防》载:“曹妃甸即西鱼冈”,周围“海水荡谲,延漫百余里。”至于曹妃其人其事,《滦县志·地理·河流》载:“曹妃事迹旧志均未祥,不知始于何代。”曹妃事迹除民间传说是唐太宗东征高丽时的李世民爱妃外,史志无任何记载。查遍《新唐书》、《旧唐书》,曹妃其人其事均无所考。在《旧唐书》中只载:太宗皇帝东征而返,遍赏沿海风光,经大沽口上岸,乘辇驾,回都城。其中对曹妃、曹妃甸只字未提,但从大沽口所处位置看,太宗皇帝遍赏沿海风光,很有可能确曾驾临曹妃甸岛。从这个角度讲,民间关于唐太宗偕曹妃东征高丽、曹妃殁于岛上,有几分可信度。尤其是铜龙头、铜凤凰鸟在曹妃甸海域被打捞上岸、特大铁锚在唐海县十里海养殖场出土,为这一传说提供了有力佐证。

      既然经考证,曹妃甸岛上确曾有过曹妃殿、古井甘泉和古灯塔,那么,岛上可曾确有过古灯塔修建者法本和尚的晨钟暮鼓?据《乐亭县志》载:法本,俗名郭醇成,宁河县北塘人。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出生于渔民家庭。童年时,因家境贫寒,即被船主雇佣,在渔船上劳作,行船于渤海湾的辽宁、河北、山东之间。清咸丰七年(1857年)法本十九岁时,船行至曹妃甸附近,随行船员大多遇难,惟郭醇成幸存下来。他因此立下宏愿:“宁受万般劳苦,换得千帆平安。”从此,在曹妃甸建立灯塔为过往船只导航,成了他平生之愿。遂后,在红螺山古台寺出家,法号“释法本”。为了却宏愿,法本日复一日在晨钟暮鼓中虔诚修炼,只盼有一日能托钵远游,重回曹妃甸。

      光绪十五年(公元1889年)前后,法本化缘来到距离曹妃甸不远的石臼坨。此时石臼坨朝阳庵(明万历年间显光上人建)住持静安和尚因年迈多病,和徒弟普济去了崇福寺,朝阳庵已是人去寺空。法本为能在石臼坨朝阳庵落脚,便到崇福寺敬拜静安为师,表决心要在石臼坨重建寺院,静安感其诚,遂传其朝阳庵住持之位。法本重建寺院后将“朝阳庵”更名为“潮音寺”,现仅后殿残存。法本在石臼坨修建好“潮音寺”后,决心筹建曹妃甸灯塔。他去道台衙门恳请道台的帮助,道台竟不为所动。法本便在道台衙门前敲打木鱼,诵读经文,三日三夜不吃不喝诵经不停。道台吝啬如割,一毛不拔。法本自知难化善果,于是用棉花蘸香油缠上小指,燃指化缘。小指燃没,又燃中指,道台怕激怒百姓,又恐上司见责,动了侧隐之心,终于答应献出水晶灯并建灯塔的请求。法本燃指化灯建塔一事,传遍沿海诸县和天津一带(滦州志·地理河流 )。有捐银两者,有施舍砖石者,建立高约六丈灯塔一座。夜间,水晶灯点燃,光映50里,往来船只无虞。

      法本于1889年起任石臼坨潮音寺住持,历27年。圆寂于1917年,享年79岁。后人凭吊他,送其一副挽联:“天上增佛极乐园,人间留泽指航灯。”高度评价了他在曹妃甸修建灯塔的善举。

      民间传说,唐太宗李世民东征高丽时曾经过曹妃甸周边。众多传说和史志中,有唐太宗东征路过林里(现唐海县第五农场第九生产队);《乐亭县志》:“唐太宗东征经此,驻跸十九日,故名十九坨;”蓟县文史资料:唐太宗东征高丽归来,驻扎盘山,作诗《于北平作》:“翠野驻戎轩,卢龙转征旆。遥山丽如绮,长流萦似带。海气百重楼,岩松千丈盖。兹焉可游赏,何必襄城外。”诗中提到了卢龙。北京法源寺记载:贞观十九年(公元465年)十一月,唐太宗东征班师入临榆(山海关)回幽州,在幽州城内诏建悯忠寺,祭奠此次出征阵亡的将士。赋诗《伤辽东战亡》:“凿门初奉律,仗战始临戎。振鳞方跃浪,弛翼正凌风。未展六奇术,先亏一篑功。防身岂乏智,殉命有余忠。”民间有传说对虾名称得于曹妃:曹妃把煮熟后颜色通红的海虾雌雄各一交叉在一起,摆好入盘,周边配上青绿草叶,李世民见到后很新奇,问此菜何以名之。曹妃答:此为对虾。对虾一名由此而得。从上述史志记载和传说中,大体可看出当年唐太宗御驾亲征高丽时的往来行军路线。从曹妃甸或其周边经过应是不争的事实。

      唐太宗李世民有〈〈辽东山夜临秋〉〉的诗作传世:“烟生遥岸隐,月落半崖阴。连山惊鸟乱,隔岫断猿吟。”从诗中字里行间,不难看出是太宗皇帝身处水域时作。其中“烟生遥岸隐”,描写了唐太宗的龙舟在海中行驶,大陆岸边由于水雾“烟生”而逐渐遥远隐去的情形,若不亲自乘舟出海是不可能写出这样的诗句的。由此可辅助推断,唐太宗确有可能驾临曹妃甸。而随行妃子在紧张战事中受到惊吓、焦虑,沿途水土不服、吃住不惯、晕船从而导致亡殁是不足为奇的。至于史志对曹妃其人其事无记载也很正常,《新唐书》、《旧唐书》对唐太宗妃子的记载屈指可数。要知道,历朝历代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后宫佳丽有三千,能入史册者寥寥无几。估计,曹妃只是个随军征战、得到皇帝一时宠幸的女人,其真实的封号未必能有“妃”或“嫔”的地位,很有可能只是一个 “才人”。其故事在民间则有可能以“妃子”的身份流传。

      终于访到了亲眼见过曹妃殿之人,参照史志对人们的猜疑释去了心中的大部疑团,在兴奋之余颇感欣慰。为此,撰成此文以飧关心、好奇曹妃殿的读者。欣喜之余,作为初学诗词的学者,填成不合音律的《望海潮·重游曹妃甸》词一首:洪涟劲涌,乱云飞渡,舳舻驶自天涯。樯橹朝暮,砌石堆垒,流水飞虹吹沙。烟霭车龙俊,蓬莱众人家,瑶台航塔。秋风萧瑟,舸苑极目闻鸣笳。

      娉婷漫舞凌波,阅云母屏开,眸落泪花。贞观未酬,孤鸿千载,盛唐重来堪发。千帆竟歌罢。叹年华一瞬,碧海影下。渔村水驿,豪英登阁赏红霞。

      注:①望海潮:词牌名。

      ②娉婷:这里指曹妃。

      ③云母屏:云母指花岗岩。云母屏指石雕标志。

    • 责任编辑:段灵娟
    • 编辑:唐山频道:段灵娟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