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河北新闻 >正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8)改变城市命运的“保定八大厂”

发布时间:2021-08-06 10:22: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改变城市命运的“保定八大厂”

  保定电影胶片厂、保定大型变压器厂等始建于“一五”时期的“保定八大厂”,为我国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扫码看视频)

  党史摘要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毛泽东满怀信心地说:“已经得到解放的中国人民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一定能够一步一步地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国家”。

  ——《中国共产党简史》第六章 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和曲折发展 184页

 

  ■“保定八大厂”分布图

 

  与北京、天津构成“黄金三角”的保定,曾是直隶总督署所在地,新中国建立后,也是河北省最早的省会,历史上曾有过耀眼的光环。新中国“一五”时期八大厂相继落户保定,无疑使这一辉煌得以续写,其中名列苏联援建156个重点项目的,就有保定电影胶片厂、保定六零四造纸厂、保定化纤厂三个大工厂,被誉为相关行业的“共和国长子”。

  从1956年起,保定八大厂相继破土动工。同年,保定钞票纸厂(604)、保定铸造机械厂开建;1957年,保定化纤厂开建;1958年,保定电影胶片厂、保定蓄电池厂(482)、保定热电厂、保定大型变压器厂、保定第一棉纺织厂先后开工建设。这些大型工厂,当时不仅在保定市史无前例,多数在全国都是龙头老大,给保定这座古老的城市注入了新鲜的活力,使之呈现出勃勃的生机。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更深深地影响着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

  ■寻访记者:吕新生

 

■郭沫若为保定胶片厂题词

  1.三年之内,八大厂相继落户保定

  春末夏初的保定,天清气朗,南风初熏,走在市区西部的乐凯大街上,街道两侧一簇簇蔷薇花、月季花迎风绽放、摇曳生姿,令人心情愉悦清爽。曾经的“保定八大厂”,全部位于乐凯大街两侧。因为八大厂都建在当时该市的西郊一带,保定人习惯统称之为“西郊八大厂”。

  乐凯大街的名称,正是以“乐凯胶片集团”的厂名命名的。而在保定为数不多的以工厂名称命名的街道中,八大厂就占了5条,除乐凯大街之外,还有天威路、天鹅路、纸厂路、风帆路,足见八大厂在保定人心中的地位和分量。

  1953年,新中国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1955年,国家重点建设项目进入全面实施阶段,相关国家部委经过详尽考察,一致认为保定交通便利、地形平坦、土地肥沃、气候宜人、蕴藏丰富,适宜发展轻工、化工、纺织等行业。于是,一批国家重点建设项目纷纷落户保定。

  三年之内,八个大工厂在保定西郊全部奠基开工,这不仅成为保定人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更是当时新闻界追逐的焦点。

  从乐凯南大街进入乐凯集团本部(原保定电影胶片厂)厂区,记者看到一个花园式的工厂,在精细化工企业办公楼广场南侧,乐凯集团宣传中心张婉菲带着记者来到一个用玻璃砌成的透明塔前,塔内矗立着半截石碑,露出地面部分清晰地写着“保定电影胶……一九五八年”。“这块残缺破损、字迹不全的石碑,正是乐凯胶片厂1958年7月1日建厂时的奠基石。”张婉菲说。

  在乐凯集团档案室,记者翻开了1958年7月2日的《保定日报》,头版头条写道:“我国第一座现代化大型照相化学工业联合企业昨日在我市开工兴建”。保定电影胶片厂,正是新中国“一五”期间156个重点项目之一。

  1958年7月1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曾经为电影胶片厂奠基题词:“电影是艺术的机械化,它的教育能力很大。能自行制造胶片,犹如能制造火箭。”

  从乐凯集团出来,沿乐凯南大街南行几百米进入天威西路,再往西一千多米就进入了原保定大型变压器厂。高大粗壮的法桐树,有年代感的四层建筑住宅楼,似乎娓娓诉说着昔日的沧桑故事。

  今年82岁的全国劳模、保定变压器厂退休职工孟宪章就住在生活区的一栋住宅楼里。1959年夏天,他随天津变压器厂整体迁到保定筹建变压器厂,在焊接岗位上一干就是40多年,被誉为“焊接大王”。

  精神矍铄、耳聪目明的孟宪章对记者说:“我们来到保定时,工厂还没建好,面对四处荒芜的西郊,我没有退缩,一直记着我是听党的话来的,也牢记着父亲的话,人吃点儿苦不算什么,就坚持留在了保定。那时,我们就住在水泥杆厂的半成品库里,是地下室,一间屋子住四个人,八个凳子支着四张铺板,一住就是一年。”

  响应国家号召,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与孟宪章一样,数以万计的专家、大学生和工人从全国各地向保定西郊汇聚而来,荒芜寂寥的保定西郊顿时变成热火朝天的建设场地。

  等到八大厂相继建成之后,保定西郊顿时热闹起来。“那会儿,一到上班的时候,整个东风路上全都是往西去的自行车。”一位老保定人回忆当年的情景说。

  “当年八大厂还从当地招了很多人,我父亲就是那时进入六零四厂的。开始进厂时,需要公社大队开介绍信推荐,讲家庭出身,要求根正苗红。”保定钞票纸厂职工子弟、今年51岁的陈斌对记者说。

  据陈斌介绍,他父亲进厂后先是学徒,跟着师傅学雕版,雕刻钞票纸上的水印,他的师傅是一名大学生。由于年轻好学,到后来,他父亲的文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尤其是柳体书法达到了相当的水平。

  从一个农村青年变身为一个大厂工人,改变命运的不仅是当年的那一代青年,更深刻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直至更远。

  今年82岁的王英是保定化纤厂退休职工,原是保定西郊崔闸村的一位农民,19岁进厂,在工厂的“大学校”里得到了广泛的锻炼,知识、见识、思想境界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女儿5岁时,他就送她去市里学打乒乓球,一学就是好多年。后来,女儿被选入国家“八一队”,参加过很多比赛,得过很多奖。目前,王英与她的孩子们一起居住在深圳,命运与村里的同龄人截然不同。

  

■乐凯集团宣传中心张婉菲为记者介绍当年奠基时情况

  2.八大厂各展风采,一时风光无限

  一个人的梦,可以天马行空。而一个国家的美丽梦想,必须靠心血和汗水去追求、去创造、去努力、去奋斗。为了实现十多亿中国人的彩色梦,中国乐凯等八大厂的全体员工与全体中国人一样,已经不懈奋斗了半个多世纪。

  在乐凯集团斑驳陆离的奠基石前,张婉菲给记者说了一组数据:

  1960年,新中国第一部由自己研制的黑白电影胶片制作的电影《兵临城下》问世;1964年,用我国第一个彩色电影胶片制作的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在全国大量发行;1970年4月24日,新中国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当雄浑的《东方红》曲调通过乐凯配套研制的专业磁带播放出来时,举国沸腾了……

  到20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中国胶卷之王”乐凯与美国柯达、日本富士在神州大地展开了号称“三国演义”的“红黄绿”大战,达到了三分天下占其一的市场地位。

  从乐凯南大街南行一千多米西行是富昌路,而原保定蓄电池厂就坐落在富昌路8号。与电影胶片厂一样,保蓄的表现同样卓越。

  在建成后的20余年时间里,保蓄一直按照国家计划从事军品生产,为国家提供航空、舰船、坦克、火炮、鱼雷、军汽等六个系列的优质军用蓄电池,保持着军品品种规格最全、军用小型蓄电池产量最大的排头兵地位。

  同样,另外几大厂同样表现非凡:隶属于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的保定钞票纸厂,是新中国第一家专业钞票纸生产企业,也是我国目前最大的钞票纸生产基地、高级防伪纸张供应商。保定变压器厂作为当时我国最大的变压器厂,自投产运营后,多项生产技术填补国内空白,拥有我国变压器行业多个第一。保定化纤厂,曾是我国第一座现代化大型化学纤维联合企业,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粘胶长丝生产厂家之一。保定第一棉纺织厂,曾多次实现利润全国同行业第一,连续6年位居全国纺织业纳税前10名。公司董事长马恩华曾被授予全国劳模称号,去世后,《人民日报》还曾刊发消息。

  “那时,保定棉纺厂有七八千名职工,产品不仅在国内市场销售,还打入了国际市场,远销香港、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地,还曾被省政府命名为省级先进企业,那真是风光无限啊!”一位老保定人回忆说。

  赫赫有名的西郊八大厂,各展绝技,各有风采,创造了无数奇迹,创造了多项国内第一,书写了无数令人瞩目的辉煌。而保定凭借八大厂的优势,经济总量长期占据河北省第一的位置。可以说,“保定八大厂”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当之无愧的“保定骄傲”。

  尤为骄傲自豪的是八大厂的职工和子弟,他们的工资不仅比市里高,还各自都有自己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食堂、医院、浴池等,而且设施、条件等均优于市里,职工和家属看病不出厂,子弟上学不出院,还能定期到浴池洗澡,所以八大厂的职工和子弟,自然有一种自豪和优越感。

  出生于六零四厂、从小在厂里长大的陈斌告诉记者,小时候他们走到市里后,觉得很自豪,因为在八大厂工作就跟现在编代码的、搞IT的一样,而且六零四厂是保密单位,感觉相当威风。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单位有个职工,是军人复员后进入六零四厂的,他对人说,复员时曾让他到市政府或者银行工作,但他放弃了,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进入六零四厂。

  

■全国劳模、原天威集团高级技师孟宪章为记者介绍当年入厂情况

  3.昔日“保定骄傲” 铸成“保定记忆”

  在市场经济带来的改革大潮中,改革转型往往能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而固步自封则有可能被历史所淘汰。

  20世纪80年代初期,随着军品任务锐减,蓄电池厂陷入了“无米下锅”的境地。当时,国内汽车工业刚刚起步,国家出台政策大力扶持。蓄电池厂领导一班人敏锐地觉察出这是一个机会,决定进军汽车配套市场。

  1986年10月,在上海举办的桑塔纳国产化动员大会上,四八二蓄电池厂送来的电池通过了德国人严格的测试。《解放日报》《文汇报》分别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一消息,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厂子抱了一个“金娃娃”。

  “好马配好鞍,好车配风帆。”这句广告词曾经风靡一时。风帆集团(原保定蓄电池厂)在拿下桑塔纳独家配套后,又为北京切诺基等多种车型配套。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配套厂家达16家,成为国内车用铅酸蓄电池行业的霸主。

  而此时的乐凯集团也面临迫在眉睫的转型问题,因为胶片已经逐渐被数码产品所取代,产品和产业结构调整势在必行。

  经过广泛调研,乐凯决定进军“缺芯少屏”的中国平板显示行业,虽然家电整机的利润早已“像刀片一样薄”,而光学薄膜的利润则能达到30%以上。这预示着依托乐凯多年形成的“微粒、成膜、涂层”核心技术跟踪预研的光学薄膜和功能膜材料将大有作为。

  依托自身三大核心技术,乐凯在光学薄膜、功能膜材料、太阳能电池背板、热敏磁票纸、数字医疗材料等新材料领域取得快速突破,打破国际大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垄断,获得了“超薄乐凯”的美称。

  通过电话,记者联系到了乐凯集团所属合肥乐凯公司总工程师王旭亮。他告诉记者,生产液晶显示屏需要二十多层光学薄膜材料,原来全部依赖从德国、日本等国进口,价格奇贵,目前乐凯能够提供其中的70%。“我们的光学薄膜材料一做出来,外国的同类产品价格马上就下来了,而且外国公司还主动找上门来求合作。”王旭亮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昔日辉煌的保定八大厂,如今命运各不相同:

  保蓄,改为保定风帆股份有限公司,现已整体并入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传统铅酸蓄电池与工业电池、新型绿色环保电源(锂离子电池、太阳能电池)并重;

  保定变压器厂,已改制为保定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已发展成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现代化高科技输变电装备制造业企业集团;

  保定钞票纸厂现拥有50余项国家发明专利,仍是我国钞票纸新工艺、新材料、新技术的研发基地;

  保定热电厂,现已改制为大唐保定热电厂,属国家大型二类企业,目前继续为保定市工农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提供着电力与热能;

  保定化纤厂,后改制成立保定天鹅化纤集团有限公司, 后与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实施战略重组。2016年,成为恒天纤维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保定铸机厂,后加入田野汽车集团,2001年陷入停产状态,2007年宣布破产,被保定维尔铸造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民营)买断;

  保定棉纺厂,现已停产。

  如今,八大厂虽今非昔比,但注定是一个时代的印记,给这座城市带来的影响是深远而长久的。

  历经锤炼,方为经典。

  保定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赵武卫说:“保定八大厂留存下来的乐凯、天威等几大公司,一直为经济发展做着重大的贡献。他们,因为经历过当初的大厂熔炉锻造,底色尤红,传统仍在,其工人队伍的品质和素养在当地始终处于一流位置。在全国劳模‘焊接大王’孟宪章、‘车工大王’陈士斌等一批有影响的劳模之后,如今,又涌现出戚红、李华锋、郭建国等一大批全国、省级劳模和先进,仍然在为这座城市的产业工人队伍建设、企业技术技能创新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

  2018年7月1日,保定市政府制定的《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条例》正式实施,保定工业遗产保护迈入法制化轨道。

  在乐凯集团的一座建筑门口,记者看到一面金属牌子,是保定市人民政府2019年9月树立的,上写:

  保定电影胶片制造厂实验楼旧址

  此工业建筑始建于1958年,属苏联风格建筑,砖木结构,新中国感光材料技术和工业在这里诞生。

  与乐凯集团的实验楼一样,保定八大厂的部分厂址、车间等已经列入该市工业保护目录名单。昔日拥有过耀眼光环、承载几代人记忆的“保定骄傲”,将继续为保定的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独特的作用。

  ■图/本报记者郑荣玺

1
编辑:王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