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公民生前死后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

      妻子有孕在身,丈夫车祸去世,胎儿权益如何保护?亲人已故去,却遭蜚短流长,让生者十分痛苦。死者名誉该如何保护?朋友商量想办公司,操办人找店面、采购,中间因故新公司“黄了”,筹办公司的债务该如何清偿?将于今年10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对此作出规定,极大地拓展了民事权益保护的范围和保护方式。

      出生之前 遗产继承、接受赠与受法律保护
      《民法总则》第16条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案情:2009年1月23日傍晚18点左右,司机俞某驾驶其姐姐的小轿车途经某街道时,将正在散步的孕妇方某及其丈夫章某撞伤,方某被送医。此时方某已怀孕39周,离预产期仅10天。经医院抢救,方某剖腹产出的一男婴,经抢救4小时候后不幸身亡。同年7月6日,方某、章某将车主俞某的姐姐和俞某诉至法院,要求赔偿男婴死亡赔偿金(按20年计算)、精神损害抚慰金和交通费共计23余万元。
      说法:庭审中,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辩。被告方称,男婴系“死胎”,父母以死胎作为被继承人不能成立,方某、章某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即使胎儿出生后有过自主呼吸,经抢救后死亡不能认定其“人权”,死亡赔偿金不应按20年计算。原告方称,《民法通则》第9条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能力,承担民事义务。”对出生的认定,我国民法通则采用了独立呼吸说。男婴抢救中存在呼吸,男婴死亡后,两原告是第一顺序继承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主张按照20年计算死亡赔偿金符合规定。
      一审法院支持了原告方的意见。根据交通事故认定意见,一审判处俞某承担70%赔偿责任,共计赔偿15余万元,车主俞某姐姐负连带赔偿责任。俞某姐弟不服一审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认为,此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一审法院立案至判决,均未违反法律程序,判决结果符合法律规定及社会公平原则。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解读:民法通则对保护胎儿利益未作规定,《民法总则》第16条是新增内容,保护胎儿利益是其一大亮点。除明确列举“遗产继承、接受赠与”两种情形下保护胎儿利益,该条列举之后的“等”字表明,保护胎儿利益并不限定已经列举情形。至于其他何种情形落实保护胎儿利益,有待进一步作出规定。目前,《继承法》第28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对胎儿接受赠与的处理,与上述规定类似。
      《民法总则》第13条规定,“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该规定与民法通则第9条规定基本一致。相对而言,《民法总则》第16条规定是例外情形,即在特定情形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即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去世之后 侵害英烈人格、损害社会公益受制裁
      《民法总则》第185条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案情:2016年10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人民法院依法保护“狼牙山五壮士”等英雄人物人格权益典型案例》(共四个案例)。邱少华诉孙杰、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是其中之一。2013年5月22日,被告孙杰在新浪微博通过用户名为“作业本”的账号发文称:……2015年4月,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加多宝公司)在其举办的“加多宝凉茶2014年再次销量夺金”的“多谢”活动中,通过“加多宝活动”微博发布了近300条“多谢”海报……被告孙杰作为新浪微博知名博主也是加多宝公司感谢对象之一……烈士邱少云之弟邱少华以孙杰的前述博文对邱少云烈士进行侮辱、丑化,加多宝公司以违背社会公德的方式贬损烈士形象,用于市场营销的低俗行为,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为由,起诉至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1元。
      说法: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邱少云烈士生前的人格利益仍受法律保护,邱少华作为邱少云的近亲属,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孙杰发表的言论……是对邱少云烈士的人格贬损和侮辱,属于故意的侵权行为,且该言论通过公众网络平台快速传播,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感情,同时损害了公共利益,也给邱少云烈士的亲属带来了精神伤害。……加多宝公司发表的案涉言论在客观方面系与孙杰的侵权言论相互呼应且传播迅速,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判决:孙杰、加多宝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公开发布赔礼道歉公告,公告须连续刊登五日;孙杰、加多宝公司连带赔偿邱少华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一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解读:近年来,有人利用网络媒体恣意歪曲抹黑英雄烈士,既伤害了其遗属的感情,也是对社会公益利益的损害。民法总则第185条关于侵害英雄烈士人格利益民事责任的规定,是本法立法目的之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和落实。
      关于死者的人格权益保护。对死者的名誉、荣誉等人格利益的保护,民法通则未作规定。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对普通死者人格利益保护作出规定:第3条规定,“自然人死亡后,其近亲属因下列侵权行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以侮辱、诽谤、贬损、丑化或者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第4条规定,“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因侵权行为而永久性灭失或者毁损,物品所有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与普通死者相比,英雄烈士是特定死者,英烈的名誉、荣誉等人格利益是社会公共利益的组成部分。英雄是重要的荣誉称号,烈士有明确的评定标准,《烈士褒扬条例》第8条规定,“公民牺牲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评定为烈士……”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8条规定,“现役军人死亡,符合下列情形的,批准为烈士……”

      成立之前 公司设立人两种情形下承担法律责任
      《民法总则》第75条规定,“设立人为设立法人从事的民事活动,其法律后果由法人承受;法人未成立的,其法律后果由设立人承受,设立人为二人以上的,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设立人为设立法人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产生的民事责任,第三人有权选择请求法人或者设立人承担。”
      案情:武某等23人与何某,均系某医药公司的股东。2012年夏季,武某等23人因股东知情权纠纷一案,在委托律师到怀来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某医药公司登记档案时,发现其设立登记文件《公司章程》不是公司全体股东共同商议后制定的,并且包括公司章程及数份股东会决议等文件上的“全体股东盖章及签字”显示原告的名字均不是本人所签署的,具有十分明显的假冒签字痕迹。何某假冒原告23人签名和伪造公司章程的行为,造成何某仅以较少出资额就享有绝对控股权,造成何某长期不依法召开股东大会,不让其他股东参加及了解公司经营情况……
      2012年12月24日,原告武某等23人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确认涉案文件《公司章程》、《选举监事股东大会决议》、《选举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选举董事长董事会纪要》无效;判令何某承担鉴定费40000元、工商局档案查询费267元。
      说法: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我国《公司法》的规定,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有股东共同制定的公司章程,股东应当在章程上签名、盖章。涉案《公司章程》等文件,虽有股东签名,但武某等23名股东的签名并非本人书写,故上述备案的公司章程及相关股东会决议均属无效。关于确认《选举董事长董事会纪要》无效的诉讼请求,因未提供证据佐证,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某医药公司涉案文件《公司章程》、《选举监事股东大会决议》、《选举董事会股东大会决议》无效;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何某不服,主要以原审法院认定三份决议无效,不利于某医药公司的经营,应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为由,上诉至二审法院。武某等23人同意一审判决。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武某等23人的签名,经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的文书鉴定意见书认定,非本人书写。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解读:自然人因怀孕生产活体而成为民事主体,法人因设立行为完成而成立,从而成为民事主体。法人设立需要一个时间和相关事务筹备过程,此期间相关法律责任,即法人设立时的责任承担,民法通则未规定。
      《公司法》第94条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应当承担下列责任……”公司法司法解释(三) 将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的责任也包括进去。明确规定,设立人是为设立公司而签署公司章程、向公司认购出资或者股份并履行公司设立职责的人,包括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的股东。并存在以下两种情形:(1)发起人为设立公司以自己名义对外签订合同,合同相对人请求该发起人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成立后对前款规定的合同予以确认,或者已经实际享有合同权利或者履行合同义务,合同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2)发起人以设立中公司名义对外签订合同,公司成立后合同相对人请求公司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成立后有证据证明发起人利用设立中公司的名义为自己的利益与相对人签订合同,公司以此为由主张不承担合同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相对人为善意的除外。
      在上述规定和实践基础上,《民法总则》第75条做出上述规定,适用于设立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或者特别法人时的责任承担。 
          ■本报记者周斐

    • 责任编辑:
    • 编辑:admin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