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放任权利“睡觉”法院帮不了你

      西方有句谚语:“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法律不予保护。”然而在中国,或许是受“父债子还”之类最大诚信因素的影响,不少人对寻求法院救济权利的诉讼时效观念比较淡漠,由此也引发不少让人唏嘘不已的事情。
      ■离职30多年状告单位                        
      寿某于1954年2月11日出生。1971年9月,他到交通部秦皇岛某企业担任吊车司机工作。1980年4月29日,在其夜班工作过程中,其所操纵的吊车钩头坠落,险些酿成事故。单位领导对其进行批评后,要求其在三班进行检查。寿某在两个班进行检查后休了病假,直至5月26日医院给其销假后,一直未到单位上班。
      此期间,单位领导多次找到寿某,从各方面做工作要求他上班,均造拒绝。1981年10月19日,交通部秦皇岛某企业作出第431号关于寿某长期旷工的处理通报,决定从1981年10月10日起,将寿某按自动离职处理,予以除名。
      30年后,寿某起诉用人单位,秦皇岛市两级法院均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不予支持期诉讼请求。
      ■以“特殊情况”申请再审                       
      寿某因与秦皇岛某公司经济补偿金纠纷一案,不服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秦民二终字第329号民事判决,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寿某的再审申请主要称:原一、二审判决认定寿某的诉讼请求已超过仲裁时效,但超时效是因单位保密欺骗,违背了《企业职工奖惩条例》第20条“职工被除名,企业应当通知本人”之规定,结果造成寿某无法在法定仲裁与诉讼时效期间内行使请求权。这种情况属于民法通则司法解释规定的“特殊情况”。是寿某由于客观障碍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不能行使请求权,故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2014年初,寿某先后找到三十多年之前同班的三名知情同事,分别给出具了证言,可证明原审主要证据内容部分是伪造、部分与事实不符,故寿某依据新的民诉法第200条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超过时效再审法院不支持                     
      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寿某主张用人单位没有将除名通知送达给本人,但从1981年10月10日后,寿某没有给用人单位提供过劳动,用人单位也没有允许寿某上班及给其支付过工资,此时双方的争议已经发生。寿某称不知道权利被侵犯,理据不足。1987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通则》第135条明确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此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寿某未在该法施行后的两年内提起诉讼。1995年1月1日《劳动法》施行,该法第82条亦明确规定:“提出仲裁要求的一方应当自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六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寿某也未在六十日内申请仲裁,故原一、二审判决认定寿某的请求已经超过仲裁申请时效,并无不当。
      寿某提供的用人单位2010年5月31日出具的证明,只能证明寿某1981年10月自动离职和档案丢失,并不能证明用人单位对双方劳动关系存续的认可。寿某所提交的证人证言,有部分证人在原一审中就出过证人证言,但并没有出庭作证,故一审并未采信该证言。现在寿某所提交的部分证人证言并不符合新证据的标准,故本院不予采信。
      2016年1月28日,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冀民申12号民事裁定书,以寿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裁定驳回寿某的再审申请。
         ■本报记者周斐

    • 责任编辑:
    • 编辑:董 洁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