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省法院公布十起环境资源案件(上)

      一边是有些单位公积金短斤少两,一边是部分垄断单位、国企缴纳高标准公积金以达到避税目的。一些企业擅自提高公积金缴存比例与数额,然后,职工以虚假购买、装修住房的证明把公积金变现。旨在帮助职工解决住房难题的公积金政策,在某些单位演变成了为职工牟取高额福利,逃避税收的工具,这显然不符合公积金政策的初衷。本来应该给穷人雪中送炭的公积金政策,结果成了为富人锦上添花,这里面的问题,值得各方深思。

      ■“自愿投入巨资”      
      折抵“维修超标排放”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与秦皇岛方圆包装玻璃有限公司大气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案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绿发会)的住所地在北京市,由国家民政部注册,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法院对中国绿发会作为环境公益诉讼原告的主体资格予以确认。
      秦皇岛方圆包装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圆公司)的住所地在秦皇岛市,2011年成立,从事各种玻璃包装瓶生产加工,因超标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大气污染物,被秦皇岛市海港区环境保护局多次罚款。
      2016年,中国绿发会对方圆公司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后,方圆公司加快了排污设备升级改造进程,经环保验收合格后,方圆公司再次投入1965万元,为四座窑炉增设脱硝脱硫除尘备用设备一套。
      一审法院查明:方圆公司于2015年3月18日缴纳行政罚款8万元。中国绿发会提起公益诉讼后,方圆公司自2016年4月13日起至2016年11月23日止,分24次缴纳行政罚款共计1281万元。一审法院确认,损害期间从行政处罚认定发生损害时起至环保部门验收合格为止。经法院委托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风险与损害鉴定评估研究中心进行鉴定,损害数额共计154.96万元,判决上述费用由方圆公司付至秦皇岛市专项资金账户,用于秦皇岛地区环境污染治理修复工作。方圆公司在国家媒体上向民众赔礼道歉。
      中国绿发会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主要理由为:在鉴定时间段之前,方圆公司仍有违法排污行为,并受到行政处罚,鉴定的时间应予延长。
      二审法院审理查明,在一审鉴定时间段之前,方圆公司确有违法排污行为并受到行政处罚,对此方圆公司无异议。其辩称,是在排污设施升级改造过程中产生的超标排污现象,并非恶意排放。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方圆公司在鉴定超标排污时间段之前存在超标排污的侵权事实,造成的损害及修复费用如何确定问题,由于方圆公司于2015年2月与专业公司签订承包合同,对其四座窑炉配备的环保设施进行升级改造,其超标排污行为确实是在环保设施升级改造过程中出现,虽然行为具有违法性,但在超标排污受到行政处罚后,方圆公司积极缴纳行政罚款共计1280余万元,其超标排污行为已受到行政制裁。在提起本案公益诉讼后,方圆公司加快了环保设施的升级改造,并在环保设施验收合格后,再次投资1965万元建造了一套备用排污设备,是秦皇岛地区首家实现大气污染治理环保设备开二备一的企业。
      《环境保护法》立法目的,体现了保护与发展并重原则。环境公益诉讼在强调环境损害救济的同时,亦应兼顾预防原则。本案诉讼过程中,方圆公司在其安装的环保设施验收合格后,出资近2000万元再行配备了一套环保设施,以确保生产过程中环保设施的稳定运行,大大降低了再次造成环境污染的风险与可能性。方圆公司自愿投入巨资进行污染防治,是在中国绿发会一审提出“环境损害赔偿与环境修复费用”的诉讼请求之外实施的维护公益行为,实现了《环境保护法》第五条规定的“保护优先,预防为主”的立法意图,具有良好的社会导向作用。综合考虑方圆公司在企业生产过程中超标排污行为的过错程度、防污措施及治污成本等因素,对于方圆公司在一审鉴定环境损害时间段之前的超标排污造成的损害予以折抵,维持一审法院依据鉴定意见判决的损害赔偿数额。
      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企业被判罚后        
       再被检察机关民事索赔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检察院诉宁波紧固件有限公司等被告民事公益诉讼案

      公益诉讼起诉人邢台市人民检察院。被告:邢台市宁波紧固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邢宁公司),住所地在邢台市开发区。被告赵建辉、游月锋、游运庄三人,根据本案事实的生效的刑事判决,现均在邢台监狱服刑。
      2014年10月,赵建辉、游月锋,以深泽县鑫源化工有限公司名义,与邢宁公司洽谈处理废盐酸业务。邢宁公司明知二人无处置危险废物资质,仍将本公司产生的废盐酸以每吨300元的低价(正规公司处置费每吨3000元)交由二人处理。自2014年10月20日至2014年11月18日,赵建辉、游运庄利用与游月锋、案外人赵建峰合伙购买的冀JH7217/冀JU896挂罐车,先后九次从邢宁公司运出废盐酸407520千克,倾倒进石家庄晋州市小樵镇泥安村村北800米、深泽县耿庄街道办事处耿庄村南300米之间的路西坑塘水面内。2014年11月30日,赵建辉、游运庄第十次运输44960千克废盐酸途中,被公安机关查获。
      经专业检测,涉案罐车装载废液PH值酸性较强,超出仪器监测范围(PH值<0.1)。2016年4月8日,邢台市环境监测站受邢台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委托,对邢宁公司精线车间应急池内水样进行采样分析后,检测结果为:水样状态为有色、混浊、有味,PH值<1酸性较强。2016年8月29日,山西省环境污染损害司法鉴定中心受邢台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委托,对赵建辉、游运庄倾倒进案涉坑塘水面的407520千克危险废物(废盐酸)所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数额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生态环境损害数额2399477.76元。邢台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为此支付鉴定费125000元。
      法院认为,邢宁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处置的废盐酸,属于国家规定的危险废物。邢宁公司明知赵建辉、游月锋不具有危险废物处置资质,为了降低费用,仍以正常处置价格十分之一的低价,将本公司产生的废盐酸交给赵建峰、游月锋处理,并以与赵建辉、游月锋签订虚假购买液碱合同、假称赵建辉所运废盐酸为氯化亚铁的形式,掩盖其违法处置废盐酸的行为。且罔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对赵建辉、游运庄先后十次从其公司外运废盐酸的行为,不记录、不检查、不向环保部门报备。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所形成的赵建辉、游运庄、游月锋的供述及邢宁公司李志强、宋香峰、张敬宾、任红、孟凡磊等公司职员的陈述,均证实:邢宁公司具有违法处置废盐酸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与赵建辉、游月锋、游运庄三人的违法倾倒废盐酸污染坑塘水面行为紧密衔接,共同导致了环境污染的结果,应该承担对坑塘水面环境污染进行修复的赔偿责任。已经生效的邢台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2016)冀0591刑初116号刑事判决书、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冀05刑终141号刑事裁定书均认定,邢宁公司单位构成污染环境罪,故邢宁公司应当承担因污染环境罪而造成的环境污染侵权责任。邢宁公司违法将废盐酸低价销售给赵建辉在先,被告赵建辉、游月锋、游运庄购得废盐酸运到坑塘倾倒在后,两者行为直接结合,共同导致了本案坑塘水面污染,构成共同侵权。被告邢宁公司应和被告赵建辉、游月锋、游运庄共同承担环境侵权连带责任。
      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被告邢台市宁波紧固件有限公司、被告赵建辉、游月锋、游运庄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倾倒坑塘水面407520千克危险废物(废盐酸)所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金2399477.76元、鉴定费125000元,总计人民币2524477.76元支付至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账户;二、被告邢台市宁波紧固件有限公司、赵建辉、游月锋、游运庄对上述总赔偿金额2524477.76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人擅挖河砂谋利    
      被判赔款、填平并领刑
      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检察院诉刘占军等被告民事公益诉讼案

      公诉机关暨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向长安区法院提起诉讼。四被告人刘占军,刘占勇、刘占宏、李朋,均系石家庄市平山县平山镇王母村人。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14日,四被告人合伙投资砂场,各占25%股份。四被告人雇佣工人用挖掘机在滹沱河河道内挖砂,用洗砂机加工后,以每吨15元的价格出售。经河北省地矿局石家庄综合地质大队《核查报告》核查查明,该采矿区截至2017年9月14日,开采建筑用砂矿产资源量共12081立方米。经石家庄市涉案物品价格鉴证中心认定,市场价格为人民币144972元。该采砂点经非法开采后形成南北长约120m、东西宽约45m、深约2m的水坑,影响河道稳固平顺,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社会公共利益受到损害。平山县水务局意见,利用沙土回填水坑,回填至与周边滩地基本齐平,消除安全隐患。审理期间,刘占军家属已将该采砂点用沙土回填。经平山县水务局验收,已消除安全隐患。四被告人已缴纳矿产资源损失费144972元。
      法院认为,四被告人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采砂,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犯非法采矿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四被告人合伙投资经营砂场擅自采砂,系共同犯罪。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提出四被告人承担修复滩地、赔偿国家资源损失责任的主张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对该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人刘占军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刘占宏、刘占勇、李朋,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审理期间,四被告人已经缴纳国家矿产资源损失费,并将采矿点回填,消除了安全隐患,对四被告人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刘占军系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罪,依法应当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最终判决:撤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2013)新刑初字第139号刑事判决书对被告人刘占军的缓刑部分。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已缴纳)。其他三被告人刘占宏、刘占勇、李朋,均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期间一年至二年不等,均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均已缴纳)。责令被告人刘占军、刘占宏、刘占勇、李朋,赔偿国家矿产资源损失144972元(已缴纳)。
      ■农家院挖渗井        
      排放有毒物质
      沧州市东光县人民法院审理的检察院诉被告人杨青云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公诉机关暨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东光县人民检察院,以杨青云为被告,向沧州市东光县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2017年5、6月份,杨青云在网上联系购买了四吨桶装废甲醇,但因废液热值太低,无法销售。2018年5月,因为天气炎热,存放在其院内的废液散发出刺鼻的气味。为处理这些废液,杨青云将约700斤废液直接倾倒至自家院落的渗井内,因气味太大,未倾倒剩余的废液。经鉴定,杨青云排入其院内渗井的废液属于具有浸出毒性特征的危险废物,其院内的渗井不具备防渗功能。因杨青云家院内渗井中的自来水管破裂,倾倒的废液渗入其所在的东光县大单镇洼里高村自来水管网,造成该村自来水管网污染,村民正常供水被中断约20日。东光县公安局委托鉴定,支付鉴定费30000元。为消除危险,东光县大单镇人民政府代为履行职责,于2018年8月13日,委托专业公司处理污泥以及遗留在现场的其他废液,支付危险废物处置费用105468元;为履行本案公告程序,东光县人民检察院支付公告费100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青云违反国家污染物排放规定,通过自家院内的渗井排放具有浸出毒性的危险废物(属有毒物质),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依法应追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与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酌情从轻处罚。遂判决:一、被告人杨青云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人杨青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东光县公安局30000元,赔偿东光县大单镇人民政府105468元,赔偿东光县人民检察院1000元。三、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被告人杨青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沧州市市级报纸上刊登致歉声明,向东光县大单镇洼里高村全体村民赔礼道歉,内容应先由法院审定;如逾期不履行,法院将在相关媒体上公布生效判决书的内容,费用由杨青云承担。
      ■涉案医疗废物         
       能“说清”者无罪
      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检察院诉高彦周等被告人污染环境案

      公诉机关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检察院,以隆尧县凯美通橡胶制品厂(下称凯美通橡胶厂)法人代表高彦周、西安市泰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现名称为西安泰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泰达公司)副总经理苏士林为被告,向邢台市桥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4年间,高彦周经营的美通橡胶厂,通过网络发布广告信息,苏士林所在公司经营医用废弃输液瓶的回收处置加工销售。苏士林与高彦周取得联系后,双方商定,由泰达公司给凯美通橡胶厂提供医用输液瓶橡胶盖。泰达公司分别于2014年6月26日、2014年7月7日、2015年4月16日,三次向凯美通橡胶厂销售“碎橡胶”,泰达公司记载出库数量分别为23910公斤、33040公斤、24850公斤。凯美通橡胶厂收货后作为原料生产再生橡胶,但没有相关账目和入库记载。2015年11月7日,有关部门对凯美通橡胶厂进行了检查,发现该厂露天堆放含有一次性医疗手套、输液器、注射器、针头等医疗废物。经称重,一次性手套为945公斤,其余7.10吨。环保部门认定凯美通橡胶厂非法处置医疗废弃物,对该厂作出了行政处罚。
      法院认为,被告人高彦周经营的企业在使用橡胶输液瓶盖作为原料生产再生橡胶制品中,发现原料中存在医疗废物,该物品属于国家列入危险废物名录的废物,高彦周应当预见到不当处置会造成环境污染,但其违反国家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定,指令工人随意露天堆放。经称重,危险废物达八吨以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二)规定,应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被告人高彦周行为构成污染环境罪。被告人高彦周供认所查获的医疗废物,系在被告人苏士林所在企业供应的橡胶输液瓶塞中夹带,但不能提供证据佐证;被告人苏士林承认,三次向被告人高彦周企业供货,但称均为碎橡胶输液瓶盖,没有夹带医疗废物。通过分析被告人高彦周供述,其在苏士林供货时间、数量、付款时间等方面不确定一致;其经营的企业对于所购原料无书面记载,企业员工也不能证明医疗废物来源。通过分析被告人苏士林供述,三次向高彦周企业供货的情况与其所在公司账目记载及相关证人证言证明一致,其供述的所在公司回收、加工、销售环节等情况与公司员工证言相符,无证据证明苏士林从该公司运出医疗废物。公诉机关指控苏士林犯罪仅有同案被告人高彦周供述,高高彦周所经营的企业存放的医疗废物是否苏士林运送,并不具有排他性,即不能排除医疗废物有其他来源的可能。故合议庭认为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苏士林有罪。被告人高彦周非法处置医疗废物的方式系在本企业存放,没有造成污染土地、水源等实际危害,到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系初犯,予以从轻处罚。
      遂判决:一、被告人高彦周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二、被告人苏士林无罪。
      ■本报记者贺耀弘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点击数: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