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际 国内   省内 地市 社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环保 评论   安监 民声 爆料   教育 科技 微博
 工会 地方 企业   要闻 劳模 经济   时政 税务 就业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房产 视频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聚焦 记者调查:探访遗体器官捐献的背后

      据统计,我国每年大约有30万器官衰竭患者等待移植,仅约1万名患者进行了移植手术,还有大量患者处于等待状态,很多人直到生命尽头也没有看到希望,我省亦是如此。截至目前,我省有55名志愿者成功捐献器官,在全国处于较落后的水平。据调查,巨大供给缺口的背后,传统伦理观念的束缚,成了阻碍这一公益事业发展的主要原因,亟待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

      ■平凡而伟大的普通职工捐献者
      记者多日调查采访发现,对于捐献遗体器官的善举,绝大多数志愿者明确表示只愿捐献,不宣传、不刻名、也不留骨灰。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生前患有重病,曾受到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为了回报社会,提出捐献遗体或者器官组织;还有一部分人,捐献的初衷只是为了让生命发挥更大的利他价值。
      “活着干,死了捐,不给自己留遗憾。”来自井陉某企业的一对普通职工夫妻就属于后者。老人说,死后与其化成一把灰,倒不如把身上有用的器官留给活人用。去年,两位老人通过所在企业的工会与河北省遗体捐献接受中心取得联系,一起在捐献器官和遗体的志愿书上写下了名字,落下笔的那一刻,两位老人瞬间释然。
      来自正定的一位60岁退休女职工,眼看着身边不断有老朋友撒手而去,生命就此画上了句话。老人感慨万千,思索多日后决定来日捐献遗体。为了实现这一愿望,老人耐心说服了老伴和儿女,签署了捐献志愿书。老人认为,自己的躯体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要比化为灰烬有意义。
      ■延续他人生命的白衣天使   
      在我省遗体器官捐献者中,很多人曾经是医学工作者,他们比任何人都熟知这一爱心善举的实际意义所在,白求恩式好军医张笋就是其中一位。
      据了解,张笋原是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一生接诊无数,生前就与河北省红十字会签订了器官捐献意愿书。2014年张笋患重病去世,捐献了自己的肝脏和双肾,三名急需救助的患者获救。在生命尽头捐献器官,张笋一人倒下,却给三个人带来了生的希望。
      据了解,遗体捐献主要用于医疗单位或者医学院校科研教学,近年来,在主动与省遗体捐献接受中心联系的志愿者中,不少曾是河北医科大学的学生。郑家琳原是河北医科大学妇产科班的一名学生,1950年入校学习,尽管毕业已有六十多年,但老人始终没有忘记上学时因母校缺少尸源,导致一些课程无法正常展开。2016年底郑女士去世,遗体捐献给了为她打开医学殿堂之门的母校。
      省遗体捐献接受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遗体捐献者和登记者中,有工人、医生、公务员、教师、学生、农民等,他们的对社会普遍抱有一种强烈的感恩之心,虽平凡但壮美,人性的光辉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闪现。
      ■55人捐献、150余人获益     
      按照国际惯例,器官组织捐献应遵循“双盲原则”,即捐献方、受捐方对彼此信息均不了解。对于受益者来讲,在生命尽头能得到陌生人的舍身救助,这份感恩之情足以铭记一生。我省职工张学良是一位肝脏移植患者,他说:“尽管我不知道向我捐献器官的人是谁,他的家属又是哪一位,但这份情谊令我永生难忘。”
      据河北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专职副会长宋振江介绍,截至目前,我省已有55位志愿者成功实施捐献器官组织,挽救了150余名患者的生命和健康。2016年,省红十字会与河北医科大学等六所医学院成立了河北省红十字遗体捐献接受联盟,制订了《遗体接受暂行管理办法》,当年接受遗体捐献17例,这标志着继器官捐献之后,全省的遗体捐献接受工作也步入了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近年来,我省建立了统一的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组建了精干的协调员队伍,设立了器官捐献基金,在石家庄、保定、张家口等地建立了纪念园。
      值得注意的是,我省目前登记志愿者已经近千人,但供给仍存在巨大缺口,很多人最终没有等到合适的器官进行移植。
      ■传统观念是阻碍捐献主因   
      “我觉得捐献遗体器官是一种难得的高尚行为,但是真让我也去捐献,我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得征求家人的意见。”在一家省直事业单位工作的赵女士告诉记者。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说起遗体器官捐献行为,人们普遍持有赞扬和支持的态度,但真正拿出实际行动的人甚少,有少数人表示不能接受。
      据河北省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介绍,遗体器官捐献需要得到社会公众的认知和认同,我国传统丧葬文化讲究入土为安,对国人影响深远。这一传统观念已经成为影响遗体器官捐献事业的主要原因。人们普遍还没有认识到捐献的意义所在,捐献器官组织让生者获益,捐献遗体可以帮助医学生掌握更多知识,促进医学发展。
      据省红十字会业务部副部长王燕京介绍,我国早在2007年就出台《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对人体器官捐献加以规范。新修订的红十字会法将于今年5月8日起实行,把参与、推动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列为红十字会法定职责。2016年,我省出台了《河北省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和接受工作管理暂行办法》对这项工作加以规范。然而,目前国家层面尚未出台相关法律,对遗体捐献和组织捐献进行规范。
      记者调查了解到,红会作为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成立了专项基金用来救助器官捐献困难家庭。而在遗体捐献方面,目前并没有人道救助和经济补偿一说。有人呼吁,应该对遗体捐献者更多人文关怀。例如成立专项基金,用于慰问捐献者家属,对经济困难的遗体捐献者更多经济救助,这对捐献者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肯定。
      ■本报记者周斐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  冀新网备132006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