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记者调查:当护士进入网约时代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今年我国护士节主题是“发展护理服务,人人享有健康”。今年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确定今年2月到12月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6地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开展,催生了一个新名词“网约护士”,即通过网络联系护理人员上门进行医疗服务。这个概念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个陌生词。但不久后,将对这个陌生词不再陌生。

      ■职工:争议中对网约护理服务充满期待
      “如果可以网约护士入户服务就好了,我就不用大老远跑医院了。”几个月前,正在哺乳期的女职工陈月患上了乳腺炎。“孩子只有几个月大,我一个人出门很不方便。但是医院里面的护士不上门,我只好把孩子托付给老人照顾。”陈月告诉记者,通过两次乳腺推拿按摩,她感觉病情明显好转,只是一次次跑医院,让她有点吃不消。
      “我问了医院负责按摩的护士,人家说医院不允许上门服务,也不允许网络接单。”陈月说。记者调查发现,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试图通过网络寻找护理服务的职工不在少数,尤其是有老人、产后妇女和儿童的家庭。
      采访中,也有职工对“网约护士”并不看好。“我觉得不靠谱,正规执业而且技术娴熟的护士上班都忙不过来,怎么会有时间网络接单呢?得慎用,还是去医院好。”石家庄公务员刘智励这么认为。还有职工担心“网约护士”不正规,出问题没地方说理。另外,医护分离,是脱离医院监督的服务,如果在服务过程中出现医疗突发意外,因为缺乏急救器材等,护士可能无法采取有效措施。
      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已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6地试点,我省政府层面尚未开始推行。5月9日,记者咨询一款名叫“医护到家”的护士上门服务平台,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石家庄已有护士在该平台注册。9日下午,记者通过该平台预约了一项产后母婴类服务,直到第二天早晨,也没有等到护士接单。
      ■护士:担心职业自由背后衍生安全问题
      采访中,几位年轻护士对“互联网+护理服务”充满了期待。“想趁年轻多挣点钱,利用休息时间做个兼职也不错。如果政府推行这项服务,我很愿意在线注册。”徐娜(化名)是一家私立医院护士,她认为“互联网+护理服务”是未来护理行业的发展趋势。
      刘柳(化名)是我省一家三甲医院肿瘤科护士长。“目前我们医院还没有开展护士网络接单服务,也没听说河北哪家医院的护士兼职网约护士。”关于“网约护士”,刘柳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护理本来就累,好不容易休息,如果再去干网约,得耗费多大的体力?又能坚持几年?”另外,“网约护士”的安全问题,也是刘柳所担心的。在护理行业中,以年轻女性居多,万一有不法分子利用网络平台实施犯罪行为,谁来为护士的安全问题买单。
      邯郸姑娘周立春在北京从事护理工作,不久前她在一个护士上门服务平台上注册了个人信息。因为平时工作忙,所以她只在周末才会抢单。“接过两单,一个是给一位血友病患者注射药物,一个是到医院陪诊3小时。”因担心安全问题,小周的男友每次都会陪着一起去。
      当前,医患矛盾依然紧张。业内人士认为,“网约护士”离开医疗机构上门为患者服务,同患者“零距离”接触,一旦发生医患纠纷,护士首当其冲成为患者和家属“打击”的对象。另外,“网约护士”还可能面对语言侮辱、性骚扰等问题。
      记者调查发现,“网约护士”来源主要有两部分:一是公立或民营医疗机构兼职护士;二是“专职”人员,即平台有自属人才库(平台自称护士站),主要问题集中在第二来源。“专职人员”属于已经脱离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他们的资质和水平如何保证?关于资质问题,平台一般采取挂靠在民营医院的方式,保持有效性。但能否保证有丰富的一线临床经验,却是个未知数。
      ■业内:推行同时要尽快填补监管和法律空白
      新事物的出现必然伴随问题的出现。目前,至少有十余个版本的“网约护士”APP平台在市场上运行,价格参差不齐。在不考虑交通费用、上门服务等各项成本之下,网约护士的收费要比医院高出许多。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教授王大力通过网络向河北省政协建言,呼吁“网约护士”既要网得住便利,也要网得住安全。他建议平台医疗服务价格必须在工商管理、卫生管理等相关部门的监督下制定。要结合当地生活水平,合理定价,不能各城市“一视同仁”,价格应是浮动性的,要随当地生活水平的变化,在合理区间上下浮动。并且建议相关部门对各平台服务价格划定一个统一标准,平台之间的价格差异要参考标准,不能过于离谱。平台开展的一些特色医疗加价服务,要向工商、卫生管理部门进行报备,说明加价理由,经管理部门调查研究,同意实行后方可开展。
      另外,王大力教授建议尽快建立“网约护士”平台与医院相结合的一体化服务合作机制,平台不能孤立行动,要依托正规医院。尽快填补监管空白,使“网约护士”更趋合理。他认为,对“网约护士”的监管应重点放在对平台的监管上。主要包括:对平台聘入护士资质的审核监管、对平台医疗服务活动质量的监管等。“网约护士”平台要开通“监管窗口”,与卫生管理部门相关平台进行对接。卫生管理部门通过监管数据,如患者投诉数、满意度情况等,定期对各平台开展审核督导,进行服务质量排名,定期在各大媒体进行排名公布。对于平台聘入护士资质的审核,卫生管理部门要制定资质审核制度,不能平台说合格就合格,应要求平台将聘入护士送到正规医院或指定机构进行技能评定,正规医院或指定机构出具合格证明后,方可入职。
      另外,“网约护士”不仅存在一些监管空白,也存在一些法律法规空白。比如,“网约护士”的行业标准、风险规避制度、医疗事故权责的法律依据等,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完善。
      ■本报记者周斐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点击数: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