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尤建国:没有辜负和新中国同一天生日

     

      人物名片:
      尤建国,1949年10月1日生人,1970年12月经村革委会推荐,到邯郸地区物资局工作,1979年调到肥乡县粮食局下属粮站,先后在多个粮站担任保管员、主任,后到县饲料公司任副经理,临近退休时,又被调到粮站任副主任,2009年退休。

      “建国”故事:
      “我是1949年10月1日生人,不仅和新中国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时辰还非常相近。开国大典是下午3点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我是下午3点多降生的。”尤建国介绍说,建国这个名字,是姐姐的老师给起的,寓意为长大成人后建设新中国。
      尤建国1965年升入高中,在课堂上仅读了一年书,文化大革命便开始了,其中两年是“停课闹革命”。到了1968年,虽然拿到了毕业证书,但学业没有学完。1970年12月,尤建国被推荐当了工人,分配到邯郸地区物资局,成为整个家族第一个走出农村的人。
      尤建国初到物资局时,先是在后勤处,后来又调到了局仓库,担任保管员,负责钢材、汽车配件、电机、水泵、轴承、变压器、轮胎、水泥、玻璃等物资的收发工作。“那时,正是‘文革’期间,社会秩序被打乱了,仓库管理制度形同虚设,任何领导的一张条子,甚至写在烟盒上的条子,就能将成吨的钢材、水泥出库,至于用途却无人过问。”尤建国说,那时是计划经济年代,物资由国家计划调拨,既然领导将他安置在这个岗位,就要把好这道关。为此,他得罪了几个局内的‘权贵人物’,那些人以帮助提高思想认识为由,给他办“学习班”,还组织人员到他的原籍调查社会关系,准备给他戴顶“帽子”。因他根正苗红,祖宗八代都是穷苦出身而作罢。事后,给他送了个“犟种”的绰号,一时“犟种”替代了尤建国这个名字,直到他调离物资局。
      尤建国回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物资极为紧缺,别说你手里没钱,就是有钱也难以买到所需的物品。为了这些物质,爱人和他闹过矛盾,有的亲朋好友与他多年不相往来,原因是尤建国所管的仓库里有玻璃、水泥。当时,玻璃和水泥在农村可是紧缺物品。1973年,同村一位和尤建国小学、初中都是同桌的老同学,家中准备翻盖房屋,正巧尤建国在家休假。同学将他请到家里吃水饺,虽然吃的是素饺子,但这在当时可是好饭食。同学说翻盖房子让他给解决三五袋水泥,当他“无能为力”的话刚出口,这位同学突然将他碗里的饺子倒在了地上,从此与他断绝往来。别人不理解也就算了,他痛苦的是爱人也不理解他。他老家的窗户上糊的是窗户纸,屋内光线昏暗,爱人不止一次地让他想办法弄几块玻璃,次次都被他拒绝了,惹得爱人没少和他吵架。
      1979年,为解决夫妻两地分居,尤建国调回了本县——肥乡县,先后在毛演堡粮站、旧店粮站担任保管员。1985年,县粮食局的领导为了适应形势需要,对基层粮站领导进行调整,将尤建国从旧店粮站调到东漳堡粮站,任命为粮站主任。那时,国家还没有取消农民交公粮,每年的麦收和秋收后,农民有牲口的用牲口拉车,没牲口的用人拉车,将一车车、一担担的小麦、玉米等送到粮站交公粮。“农民交公粮先要验等级,由验粮员根据粮食的杂物、水分确定等级。如果验不上,还要拉回去重晒。”那时,粮站验粮员的身份较为复杂,有正式工、合同工,还有临时工,身份不同,素质也参差不齐。有的验粮员对亲朋好友故意抬高粮食的等级,对普通农民却故意压低等级,导致农民怨声载道。尤建国发现这个问题后,经过调查核实,果断对责任人进行了停职检查和辞退,在全县粮食系统引起了强烈反响。他当年被县粮食局评为“先进个人”。
      “我今年70岁了,已过古稀之年,有时也思索这一生所走过的道路。这么多年来,不论在什么岗位,都是踏踏实实、尽力尽为,没有辜负建国这个名字,也没有辜负和新中国同一天生日。我衷心盼望着国家一天比一天强大!”尤建国说。
      ■本报记者孙广军
      通讯员马长治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