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这么多年的《诗经》背错了?真相其实是……

      “《诗经》,我们可能背错了?”日前,随着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以下简称“安大简”)一期研究成果公布,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原因在于,比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窈窕”二字,“安大简”作“要翟”,实际上是“腰嬥”。

      不过,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山指出,从已公布成果来看,只是发现了一些异文,具体仍需进一步严谨的学术研究,人们犯不上草木皆兵,觉得背错《诗经》。

      《诗经》的辗转流传

      《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诗歌,共311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

      《诗经》的作者,绝大部分已无法考证。相传,它是由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诗经》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称《诗三百》。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孔子论及《诗经》时,曾说“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实际上,《诗经》的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劳动与爱情、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等各方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

      在流传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诗经》直到汉初才重新恢复起所谓齐、鲁、韩、毛“四家诗”。李山介绍,现在流行于世的《诗经》,实际上汉代传下来的“毛诗”。

      “窈窕”原本是“要翟”?

      由于《诗经》的重要地位,22日,与之有关的“安大简”一期研究成果公布后,很快引发关注。

      比如,今本《诗经·鄘风》中有一篇叫《墙有茨》,过去讲“中冓之言,不可道也”,学者们对“中冓”的意思看法不一。“安大简”记录此词的文字形式也见于甲骨文,学界考释此词表示夜晚之义,释作“夜晚”于诗意甚为允洽。

      安徽大学汉字发展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徐在国表示,“安大简”《诗经》最有价值的就莫过于其丰富的异文材料,比如今本《诗经》第一篇《关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几乎是家喻户晓。关于“窈窕”的意思,学者意见不一。“安大简”作“要翟”,实际上是“腰嬥”,“腰嬥淑女”就是身材匀称美好的女子。

      此外,今本中的《硕鼠》,过去人们多认为“硕鼠”是大老鼠,但是简本中的意义却是“石鼠”,读为“鼫鼠”,即昆虫蝼蛄。这与之前的认识也不太一致。

      “安大简”《诗经》的由来

      据介绍,2015年1月,安徽大学从海外抢救回一批珍贵的战国竹简,由不同人抄写,书体风格多样,字迹清晰。内容则包涵多种古书,初步认定有《诗经》、楚史类、孔子语录等,其中不少是从未见到过的古佚书。

      “安大简”《诗经》共有编号117个,存简93支。完简长约48.5厘米,宽0.6厘米。三道编绳,每一支简最少书写27字,最多的达35字。尤为重要的是,散乱的竹简自身带编号,免去了编联之繁琐。

      其中,“安大简”《诗经》存诗58篇,内容属《国风》,见于今本毛诗《周南》《召南》《秦风》《侯风》《鄘风》《魏风》。

      有专家认为,“安大简”是继“郭店简”、“上博简”和“清华简”之后,出土先秦珍稀文献的又一次重大发现。

      《诗经》背错了?未必

      由于“安大简”《诗经》的意义和价值,所以,当其与今本《诗经》的一些差异公布后,有人调侃“背了这么多年《诗经》,可能是错的”。

      不过,在李山看来,这种说法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他认为,“安大简”《诗经》有价值,主要体现在文字上,那些异文对古文字考释也有积极意义。但同时表示,有些问题还需要继续进行认真严谨的学术研究。

      他举例,《关雎》中出现了钟鼓和琴瑟,实际上讲得是婚姻典礼,并不是之前认为的爱情诗,如果把“要翟”简单解释为身材匀称美好,可能并不全面,“在典礼的情境下,用‘窈窕’来夸赞新娘气质出众,要比单纯描写身材美好更好一些”。

      “另外, ‘石鼠’读为‘鼫鼠’可能并不准确。汉未铜镜刻有《卫风·硕人》,即作‘石人’,古人在竹简中用半个字代替一个字很常见,不能这么简单解释。”李山认为,“硕鼠”应该就是指的大老鼠。

      李山提到,古代早先没有先进的印刷技术,古籍在传抄过程中有可能出现字词误差,比如音同意近词等等,这是客观存在的。

      “在‘安大简’《诗经》里,比较关键的是其中的《侯风》,可能会涉及《诗经》在流传过程中的文章的排序问题,需要认真研究。”李山解释。

      基于以上原因,李山说,目前在已经公布的“安大简”《诗经》中,并没有比今本《诗经》多出来的篇章,或我们没有见过的篇章,我们对其中文字上的差异要高度重视,但不用担心“背错了”。

     

     

    • 责任编辑:
    • 编辑:李 飞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