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交通 基层 专题   微信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村庄的孩子

        □栾秋玲


        十一届三中全会头一年,我生在黄河冲积平原一个叫栾坡的小村。顾名思义,村里人大都姓栾,没了祠堂和族长,但辈分还未乱。我辈分高,是被一群大人“奶奶”“姑奶奶”叫着长大的。

        那会儿已经满足了温饱,但也就限于温饱。村里的人想要了解外面的世界,只能依靠电视和堂屋门头上的小喇叭,再有就是书了。村里书很少,但识文断字很光荣。

        小时候我绰号小马蜂,究其缘由还要归咎于看书。当时的书太稀罕,我仗着嘴皮子利索辈份高,去全村人家搜罗书,发现了,连哄带抢,卷书走人,留下主人哭笑不得。

        即使“抄”遍全村,也就《杨家将》《岳飞传》《西游记》《三侠五义》之类的书和连环画。那时我就五六岁,所谓读书就是连蒙带猜地看,为了搞好关系,方便下次继续要书看,我常给认字不多的婶子、大娘们讲书里的故事。于是小马蜂变成她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你个熊孩子咋不学着点人家小马蜂,看看,那么个小妮儿就能认整本子书”……

        我因为认字多就提前上了学。每天欢欢喜喜去村那头的学堂,在崭新的精神世界里如饥似渴地撒欢儿;放学欢欢喜喜回村来放羊、割草;晚上,在明晃晃的月光下踢毽子、捉迷藏,继续快乐着。后来开始写作文,头一篇就成为全校学生的范文,“写嘞真不赖,只要恁有心啊,这身边到处都是文章啊……”语文老师用浓重乡音的夸奖声依稀在耳,影响我至今。

        是的,天大地大,村庄和田野到处都是摊开的书卷。

        谷雨前后棉花育苗,在地里“咣当咣当”地打育苗用的营养钵,风还凉,土很香;五月的麦假去推长杆收麦子,烈日下,麦子整齐划一倒伏脚下;八月摘棉花,小小的我经常会和最怕的软虫子“短兵相接”,棉花地里时不时响起我的惨叫和大人们的嘲弄;等到叶黄秋深,花生和红薯熟了,这时节去刨红薯,先刨出几块,挖坑、点柴,扔进去,把坑一封,该干啥干啥去吧。等活儿干完,那边也焖熟了,时间刚刚好,扒将出来,手上颠倒着,嘴里吸溜着,脸上蹭着黑,那个烫啊,那个香啊,那个甜啊;农忙时,天刚蒙蒙亮,大人们就一猛子扎进地里,太阳高升才回来吃头顿饭。地里的营生是生计,也是脸面。到了饭点儿,街里就热闹起来,人们手里捧着大海碗,当街一蹲,一边“呼呼噜噜”吃面喝汤,一边高声大嗓唠闲嗑,家长里短都在整个村子的眼皮子底下。

        村西头有个野林子,树上鸟窝基本我都熟识。关于林子的回忆全是果子香:三月捋榆钱、五月摘槐花、六月躺在桑葚树杈上满嘴紫红、八月打小枣、十月抢石榴……

        村东头有个大水塘,有鱼有虾,岸边满芦苇,藏一夏蛙声。太阳一偏西,小媳妇大婶子就端着洗衣盆在南岸一溜排开,此起彼伏的棒槌声响起来,全村的趣事在晚霞里晒满了塘,水面上霞光一跳一跳,把一张张笑脸染得格外生动。

        我从小就和大自然交好,深谙土地、食物和村庄的秘密。我们在田边、林间、池塘边无拘无束地长大,在大自然中阅读万物生灵;在你追我赶、打打闹闹中阅读群体规则;在父母年复一年的劳作言行中阅读榜样和自律。没有灌输,我们的阅读对象广阔无边;没有说教,我们的师长无处不在。村子的风气裹挟着每一户的门风,在那个散养时代,我们都是村庄的孩子。

     

     

    • 责任编辑:
    • 编辑:李 飞
    点击数: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