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2019年度全省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中)

      ■另立劳务派遣公司的“假派遣”无效
      ——14名农民工与沧州某物流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
      【基本案情】
      徐某等14名农民工,先后在沧州某物流有限公司从事货物驾驶员工作。公司一直未与14人签订劳动合同,未缴纳社会保险。徐某等14人先后向劳动仲裁委、法院提出要求与该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期间双倍工资差额、补缴社会保险、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求。劳动者的合理合法诉求得到司法机关支持,但用人单位通过上诉拖延履行义务。
      【援助过程】
      2019年3月,沧州市总工会法律援助合作单位——衡泰律师事务所,接待了徐某等14人。了解基本情况后,他们立即与沧州市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联系,并递交了14人的所有资料。经沧州市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认真核查,发现用人单位存在不遵守法律规定的行为——未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未为劳动者缴纳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在劳动者主张合理待遇后,用人单位另行成立了劳务派遣公司,将劳动者的人事关系转移至劳务派遣公司,恶意规避用工责任,严重侵犯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作为工会组织,必须对其合法权益进行维护。工会领导批示,同意为他们进行法律援助,并指派祁志勇和王飞飞两位律师为14人提供法律援助。
      两位律师首先与申请人本人进行了详细交谈,在对本案的前因后果进行深入细致了解的基础上,对用人单位在经过两次诉讼程序后,继续上诉的意图和诉讼风险进行了分析。因为本案已经走完劳动仲裁、一审程序,双方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的程序是否合法、主张双倍工资差额的起算时间,以及追索社会保险费是否是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等问题。
      援助律师在分析案情之后认为,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存在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行为,劳动者可以随时要求解除劳动合同”,14名农民工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并无不当。某物流公司通过与劳动者签订空白合同的形式,将劳动者的人事关系转移至某劳务派遣公司,但此劳务派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某物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同一人,存在关联用工,且根据劳务派遣岗位应当是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的工作岗位,而某物流公司聘请大车司机操作货车,是其对外经营的主要业务。货车驾驶员对于该公司而言,显然不适用劳务派遣制度。因此,劳动者与某物流公司之间仍然是劳动关系。另外,根据劳动合同法及社会保险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因用人单位没有为劳动者开立社保账户,致使无法缴纳社会保险的全部过错在于用人单位,对于这种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为争取劳动者权利尽快实现,两位代理律师再次试图和用人单位联系,希望实现法庭外和解。但某物流公司领导却态度强硬,对此不予理睬。
      2019年3月份,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庭审本案。庭审中,某物流公司依然坚持对一审判决的意见,认为劳动者存在罢工行为,他们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违法。且双倍工资要求已过诉讼时效,社会保险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其在一审的基础上并无新的意见,更没有新的证据支持其观点。
      针对某物流公司的上述辩解,两位代理律师逐一进行了反驳。休庭期间,法官与两名律师再次与某物流公司的代理人细说法律规定,讲明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对于用人单位违法用工行为的裁判观点,对某物流公司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否定。在人民法院与两位律师的充分说明下,某物流公司撤回上诉,一审判决得以生效。为徐某等14人追讨回工资、社会保险共计20多万元。
      【案例点评】
      本案,是用人单位“假派遣”的典型案例。用人单位“另行”组建所谓的劳务派遣单位,就是一“损招”“歪招”。劳动合同法第67条,关于“用人单位不得设立劳务派遣单位向本单位或者所属单位派遣劳动者”的规定,是效力性行政管理规范,即使签订空白劳动合同也不发生劳动关系转移的法律效果。目前,运输行业竞争激烈,货车驾驶员的流动性较大,虽然职工的约定工资较高,但是未能参加社会保险,损害的是社会保险制度和职工的长远利益。本案对“劳务派遣主体、劳动用工主体及用人单位未开立社会保险账户的”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的认定,具有创新性,对于类似案件的审理具有指导性,具有法治进步意义。
      针对具有行业代表性的劳动争议纠纷案件,工会组织高度重视,作出指示、指派得力人员提供法律援助,起到了“办好一案、纠正一片”的效果。目前,对职工社会保险权益的救济,确实仍存在救济途径和适用法律上的困难,工会组织在本案中依法维护职工的社会保险权益方面的作法具有示范性,值得充分肯定和推广。
      【法条链接】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 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一)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二)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四)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损害劳动者权益的;(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其他情形。
      用人单位以暴力、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者劳动的,或者用人单位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危及劳动者人身安全的,劳动者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合同,不需事先告知用人单位。

      ■值守岗位职工突发疾病后死亡的工伤认定
      ——杨某与承德县某保安公司工伤确认案
      【基本案情】
      职工杨某为承德县某保安公司保安,工作地点为承德县某变电站,工作时间为全天(晚上在岗、白天可以回家随叫随到)。2015年3月2日早7时许,杨某在单位起床后感觉心里憋闷。8:20,他从单位回家,在准备让家属陪同去医院的过程中病情加重,经承德县医院抢救无效于9:40死亡。后单位为杨某申请工伤认定,但工伤认定机关认为,根据承德县某保安公司提交的申报材料,杨某是在家发病,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工伤认定机关于2015年4月20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援助过程】
      事情发生后,杨某家属找到承德市双桥区总工会,向工会申请职工法律援助。区总工会立即指派河北承天律师事务所刘晓文、孙迪两位律师办理此案。律师认为,一方面,要对行政机关认定杨某死亡不属于工伤的证据是否充分进行准备。另一方面,应提交杨某在工作岗位发病及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证据。因杨某工作地点为无人变电站,取得杨某在岗位发病的证据很难,也是能否认定为工伤的关键。
      本案历时三年,经过三次行政诉讼,工伤认定机关三次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最终,承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7年作出第四次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杨某的情况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杨某家属已于2018年1月,获得60万元全部工亡赔偿金,且杨某妻子可以每月领取到1400余元的供养亲属抚恤金。
      【案例点评】
      本案是岗位突发疾病死亡认定工伤的的典型案例,也是近年来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案件类型。目前,传统和经典的劳动用工方式正在遭遇网络社会和新型劳动用工的挑战,“碎片化”的工作时间、“无围墙”的工作场所、用人单位减少劳动用工数量和扩大职工活动控制的做法……这一系列新变化正在给“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职工突发疾病的工伤认定带来困难和挑战。工伤认定如何把握法治精神的实质?根据原劳动部的相关意见及网络社会劳动用工方式的变化,应把工作原因导致职工疾病或者两者存在牵联关系作为认定工伤的实质标准,对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认定,应根据案件事实和突出用人单位实际控制的认定标准。
      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律师,用三年时间,经过了三次行政诉讼、三次不予认定工伤,最终在第四次被认定为工伤,这份对依法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的坚定执着,着实难能可贵。本案成功被认定工伤,其所带的法律价值值得深入总结和提炼;这份工伤赔偿的法治“温暖”,不仅是给予了一位职工、一个家庭,而且带给广大职工群众和千万家庭对法治的信赖和敬仰。追根溯源,这份最初来自于工会组织的坚定支持,体现了工会组织的社会价值所在。
      【法条链接】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职工有前款第(一)项、第(二)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职工有前款第(三)项情形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外的工伤保险待遇。

      ■工会帮维权 工伤职工不孤单
      ——任某某与河南某防腐工程公司工伤社会保险待遇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5年7月,任某某经人介绍,到河南某防腐工程公司承包的承德某热电公司防腐工程工地从事刷漆工作。2016年2月27日,任某某在厂房内刷漆时,不慎从架子上掉地摔伤,被送往承德附属医院治疗,经诊断为:脊柱骨折脱位、腰1椎体爆裂骨折、脊髓损伤、双下肢截瘫等,并因此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公司都是以现金形式发放任某某工资,且并没有工资发放手续。任某某因没有劳动关系证明,又缺乏认定工伤需要的相关证据,因此,他的维权诉讼之路走得异常坎坷。
      事发后,任某某还遭遇了离婚。年过花甲的父母除了照顾受伤的他,还要照顾妻子离开后给他留下的8岁女孩。这是个面临生活和诉讼的困境的家庭,双滦区总工会在了解到情况后,不仅为任某某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还在生活上给予了他各种救助。
      【援助过程】
      2016年7月,律师代理此案后,先向承德市双滦区劳动仲裁委提起了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请求,后经过多方调取、收集间接证据,仲裁委最终裁决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但河南某防腐工程公司为拖延诉讼,向用人单位所在地河南省新乡市长恒县人民法院提起撤销仲裁的诉讼。这一诉就经历了一审、二审,援助律师亲赴河南长恒、新乡,在经过为期长达一年多的劳动关系确认程序后,经过多次参加开庭辩论,法院最终维持了仲裁结果,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劳动关系得到确认后,援助律师又开始走工伤认定程序。这就要面临第二个证据——受伤过程的证据。任某某受伤时,在场的只有一名工友,律师与之多次采取电话联系、上门沟通的方式争取证人证言,但工友却出于种种顾虑拒绝作证。了解到工友不敢作证是怕遭到报复,律师一再向其保证保密,工友最终出具了证明。靠这个有利的证据,任某某最终被认定为工伤。
      2018年1月27日,承德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任某某为二级伤残、大部分护理依赖、停工留薪期为12个月。河南某防腐工程公司又提出复核。2018年3月16日,复核维持了原鉴定结论。2018年4月19日,援助律师向双滦区劳动争议仲裁委提出了工伤赔偿请求。在双滦区劳动争议仲裁委的主持下,任某某终于与河南某防腐工程公司达成赔偿协议:扣除包工头已经垫付的12.3万元的医疗费,公司再赔偿任某某60万元的工伤保险待遇。在案发后近两年半,即至2018年年底前,受害人终于拿到了全部赔偿款。
      【案例点评】
      本案是工会服务“雪中送炭”、工会维权“竭尽所能”的代表性案例,是工会组织积极履行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竭诚服务职工群众基本职责的具体体现。职工在工作过程中,因从高处跌落导致高位瘫痪。妻离女幼,父母年老,工伤职工在生活艰难和维权困难的时候,工会组织不仅为他提供了生活救助,还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充分体现了工会组织全面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新时代作为。法律援助律师在解决工伤赔偿过程中,从收集证据到确认劳动关系、从认定工伤到工伤赔偿、从申请劳动仲裁到法院起诉、从一审到至二审,数次赴外省参加案件审理,他们不畏艰辛、百折不挠,彰显了职工法律援助律师的担当。
      经营活动和劳动用工的跨区域流动,给安全生产和工伤维权带来重重困难,这也是本案的时代特点和行业特点。在新形势下,政府和工会组织应当针对这些新特点,拿出更有效的新办法、新举措,进一步加大安全生产和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的工作力度,督促企业履行法定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劳动者也应加强守法意识和证据意识,依法举报或者投诉劳动用工违法行为。
      【法条链接】
      《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 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职工倒垃圾摔伤 工会帮助矢志维权
      ——唐山某学校医务室职工华某的工伤认定、工伤等级异议、工伤赔偿的案件
      【基本案情】
      2013年8月25日,华某开始到某学校上班,任该学校的校医,负责学生在校期间的伤病医疗和卫生防疫等工作,日常工作生活在学校医务室。2014年5月22日18时许,华某在由医务室前往厕所倾倒垃圾的过程中摔伤。后华某先后到玉田县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首都医科大学第三医院治疗。但该学校以其是在生活过程受伤而非在工作过程中受伤为由,拒绝支付相关的医疗费用。华某家庭本来就不富裕,因为治疗,又花费了巨额的费用,且身体因此落下了残疾,丧失一定劳动能力。
      【援助过程】
      2016年9月29日,华某找到玉田县工会寻求帮助。玉田县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河北宏广律师事务所吴玉婷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首先,吴玉婷律师协助华某提出了工伤认定申请。唐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7月8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对华某之伤确认为工伤。某学校对工伤认定书不服,向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唐山市路北区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驳回某学校的诉讼请求。某学校不服一审判决,又提起上诉。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援助律师协助华某,向唐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提出评残申请,唐山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做出初次鉴定结论书,华某之伤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停工留薪期10个月。华某不服,向河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再次鉴定,河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6年9月19日,再次做出鉴定结论书,鉴定为七级伤残,停工留薪期10个月。
      之后,援助律师帮助华某就工伤赔偿事宜提起诉讼,经玉田县人民法院和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学校应给付华某以下工伤待遇:医疗费70000元,护理费8000元,伙食补助费500元,交通费7000元,鉴定费1800元,住宿费1482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5360元,一次性医疗补助金117884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4534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27200元,合计314566元。华某工伤赔偿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案例点评】
      在法律地位上职工与用人单位是平等的,但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在劳动风险的承担上,在依法维权的能力上,职工均处于弱势地位。本案中工会组织积极履行依法维护职工合法权益基本职责,法律援助律师办案中百折不回、维权到底。
      本案是学校职工工伤认定和工伤赔偿的典型案例。职工倒垃圾行为,可以视为收尾性工作,也是有利于学校环境的行为。用人单位否认工伤的,依法需要承担举证责任,这是工伤认定的法律规定。再者,本案通行政诉讼、民事诉讼,一步一步推进维权的方式,折射出学校等用人单位对社会保险法律知识存在较大欠缺和认识误区,突显出普法工作仍需要持续不断地向各类用人单位和各类人群深入推进。
      【法条链接】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 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
      ■本报记者贺耀弘

    • 责任编辑:
    • 编辑:王红润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