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厘清“三方两关系” 职工权益需维护

      在职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工作单位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社保缴纳委托协议,职工与两家公司均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这种情况下,一旦发生侵权事件,职工的维权路就会变得一波三折。一切的维权行为,都要基于一个事实,那就是职工究竟与哪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由于当前法律法规对此并无明确规定,这给司法实践带来很大困扰。法律实践中,审判机构对这一问题如何把握,也存在不小的争议。
      ■事件:       
      职工被拖欠工资
      维权时发现被派遣
      2014年8月,王某梅经人介绍到秦皇岛市某实业公司工作。双方约定每月工资2200元,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由于公司经常拖欠职工工资,王某梅于2016年3月辞职离开。同年4月底,王某梅向当地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实业公司支付自己被拖欠的1.8万余元工资,并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产生的双倍工资以及违法拖欠工资的经济补偿金。
      此次寻求法律救济,王某梅胜。实业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当地基层法院提起诉讼。
      在法院一审阶段,实业公司向法庭提交了新的证据,令王某梅惊讶不已。这是实业公司与某劳务公司签订的一份劳务派遣协议,以及2016年4月劳务公司收取管理费用出具的发票。其中,劳务派遣协议约定:乙方(劳务公司)负责与劳务人员建立劳动关系,签订和管理劳动合同、招聘的前期岗前培训、代发工资、代缴保险、代为处理工伤等相关工作。”实业公司主张,劳务公司是王某梅的真实用人单位,用工责任理应由劳务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追加劳务公司为被告。庭审中,王某梅提交了一份劳务公司与实业公司签订的《保险代理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甲方(劳务公司)受乙方(实业公司)委托,为乙方部分员工(名单附后)代理缴纳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住房公积金,与乙方代理保险人员无劳动关系”。劳务公司同时向法庭提交证据:一份实业公司2015年1月~12月的劳务费明细。劳务公司和王某梅均认为,劳务公司只是为王某梅代缴保险,《劳务派遣协议》并未实际履行。
      王某梅主张的被拖欠工资以及双倍工资,都绕不过一个关键点:她的劳动关系应该如何确定?
      ■裁决:       
      两级法院判决迥异
      劳动关系的确定是焦点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实业公司主张被告王某梅属于被告劳务公司派遣到其公司工作的人员,三方提供的证据足以证明劳务公司与实业公司之间属于保险代理关系,王某梅的公司由实业公司发放、并受实业公司的实际管理、从事其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具备《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第二条规定的劳动关系成立的要件。可以认定实业公司与王某梅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王某梅与劳务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王某梅被拖欠的工资也应由实业公司承担。
      关于实业公司未与王某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倍工资问题,一审法院认为,实业公司应支付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一审法院据此作出了判决,王某梅的用工责任由实业公司承担。实业公司对此不服,向上级法院提出上诉。
      案件庭审中,二审法院依据实业公司的申请,向当地社会保险事业管理所调取了王某梅2014年8月至2016年3月期间养老保险缴费情况。经质证,认定为王某梅缴纳养老保险费用的单位为劳务公司。
      案件的焦点依然在于王某梅的劳动关系应如何确定上。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条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本案中,2015年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为王某梅缴纳养老保险费用的单位为劳务公司。虽然王某梅未与劳务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劳务公司与实业公司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且实业公司提交的劳务公司给其开具含有管理费的发票,能够证明截至开票日期双方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仍在履行。以上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明劳务公司为王某梅的用人单位,实业公司应被认定为王某梅的用工单位。因此,实业公司无需向王某梅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双倍工资。
      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六条第二款:“被追加的当事人应当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一并处理。”的规定,双倍工资应由劳务公司承担。
      王某梅被拖欠的工资应由哪方支付?二审法院认为,此前实业公司曾转账支付王某梅工资8000元,双方对此并无异议。故王某梅被拖欠的工资应由实业公司支付。
      ■评析:       
      厘清“三方两关系”
      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实业公司与劳务公司在王某梅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了《保险代理协议书》和《劳务派遣协议》。在两份协议内容相互矛盾的情况下,双方相互推诿责任。为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如何判定与李金梅具有劳动关系的用人单位,首先就需要确定实业公司与劳务公司签订的《保险代理协议书》和《劳务派遣协议》的效力。
      秦皇岛市中院法官任秀文认为,平等主体实业公司与劳务公司之间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该两份协议依法成立并有效。在此基础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十条的规定,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由用人单位和职工共同缴纳基本养老保险。结合《劳务派遣协议》约定劳务公司负责与劳务人员建立劳动关系,以及劳务公司为王某梅缴纳养老保险的事实,可以认定劳务派遣单位是王某梅的用人单位,实业公司是李金梅的用工单位。但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该两份协议的效力仅限于两公司之间,对第三人王某梅并无约束力。
      此外,任秀文表示,劳务派遣实际上既有用工单位和劳动者的劳务关系,还有派遣单位与劳动者的劳动关系,三方主体之间的关系不仅受到法律法规的调整,而且还要受相互之间协议约定的约束。在民事法律法规的大框架内尊重意思自治,保护各方合法权益,就要厘清并确定 “三方两关系”,从而准确分配各自的权利和义务。特别是本案所涉情形,现行的法律法规并无涉及,给司法实践带来很大困扰。用工单位和劳务派遣单位私自签订劳务派遣协议,劳动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派遣”,如何界定相互之间的关系,划定各自承担的责任义务,从而保护弱势地位的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就显得尤为重要。
      ■本报记者哈欣

    • 责任编辑:
    • 编辑:李 飞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