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内 国内 国际   工会 地方 企业   法制 企业 厂区   维权 房产 评论   安监 基层 专题   微博
 地市 社会 经济   要闻 劳模 风采   税务 就业 教育   读书 文体 娱乐   健康 汽车 旅游   公告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职工将业务密码交给他人被公司辞退 合法还是违法

      提到“密码”二字,人们马上联想到“谍战片”的神秘、惊险。事实上,在今天的网络信息社会里,各种“密码”早已司空见惯。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密码法》规定了三类密码:核心密码、普通密码及商用密码。其中,商用密码用于保护不属于国家秘密的信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依法使用商用密码保护网络与信息安全。那么。用人单位和职工如何遵守内部规章制度,依法保护和使用用人单位的密码呢?

      ■案情:经销商的职工可否利用公司密码
      职工苑某于2000年11月参加工作,2010年1月15日入职石家庄某分公司(系第三人在河北省的分公司,以下简称为公司),岗位为业务推广专员,工作地点为保定市。双方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始终签订有书面劳动合同,2017年10月1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公司调查认为,公司的保定市经销商共同出资,租用了某处办公地点作为保定办事处,招聘了两名文员负责该办事处日常工作。其中,文员马某负责向经销商收取房租等工作,同时使用苑某的业务账号在公司内部办公系统进行业务操作。苑某在一年内多次将本人OA、TPM等内部系统账号及密码泄露给他人使用,并向经销商收取私人费用,违反了《员工奖惩制度》规定,可予以解除劳动关系。
      苑某称,本人授权该文员使用公司内部的工作账号协助办理相关业务,已经过公司默认,本人并未向经销商收取过私人费用。
      2018年3月2日,分公司欲以苑某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并于同日将理由通知工会。同年3月3日,工会同意公司对苑某作出的解除决定。2018年3月5日,公司向苑某发送邮件,送达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决定自2018年3月7日起与苑某解除劳动合同关系。
      2018年5月14日,苑某以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予支付赔偿金等为事由,向石家庄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该仲裁委作出石劳人裁终字(2018)第259号裁决书,苑某不服该裁决书,向一审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交出密码属一般过失行为”不属于严重违纪
      苑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决公司支付违法克扣工资(即罚款)1150元及违法克扣个税和社会保险费1113.52元,并支付赔偿金1131.76元;2.依法判决公司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50917.20元;3.依法判决公司支付苑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23049.91元。
      公司向法院提供《员工奖惩制度》、《职工代表大会关于修订<员工奖惩制度>的决议》,欲证实该制度的具体内容,以及该制度已经过民主程序制定。其中,《员工奖惩制度》第3.2.1.2一般行为过失及违纪处理第42项的规定:“将个人的用户名及密码泄露给他人,12个月内第一次,中层及以上人员处罚5000元,班长以下人员1000元,第二次解除劳动关系。《员工奖惩制度》第3.2.1.3重大行为过失及违纪处理第52项规定:”为公司的任何竞争企业、现有或潜在的供应商和下游客户工作或提供收取私人费用的服务,解除劳动关系并保留公司追偿损失的权利“。
      关于公司扣罚苑某的工资。苑某的月工资由基本工资、绩效工资、市场基础建设奖、销量工资、月度超额奖构成。其中,基本工资为每月3418元,其余工资项根据本人绩效考核分数或本人所在销售区域综合评分核发。2017年7月起,公司依据第三人制定的《员工奖惩制度》等多项规章制度,以苑某存在“迟交工作计划总结、其他材料或未根据要求及时上报相关信息”等违规行为为由,从苑某绩效工资中罚款数次,数额共计850元。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苑某不存在向经销商收取私人费用的事实,公司以此认定苑某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主张,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采信。苑某让经销商聘用的文员为其在公司内部的工作账号协助办理相关业务,属于违反了公司《员工奖惩制度》规定的一般行为过失,并非为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员工奖惩制度》将第二次一般行为过失规定为解除劳动关系的规定,不符合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法院不予支持。故公司以此为由解除与苑某的劳动合同关系,属于违法解除,应当向苑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
      苑某在解除劳动合同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应发工资为6955元,苑某在公司处工作满8年不满8年6个月,公司应按照二倍经济补偿标准,支付赔偿金数额为118235元。
      关于公司扣罚苑某的工资,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并无对劳动者进行罚款的法律依据,用人单位对绩效工资的发放享有自主支配权,但应当在规章制度范围内发放或减除一定数额,无权扣罚劳动者的绩效工资,公司的罚款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苑某要求公司返还扣罚的工资850元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个人所得税及社会保险费的缴费基数和比例不属于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范围,故苑某的该项请求法院不予处理。关于苑某主张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公司系第三人设立的分公司,不具备法人资格,苑某要求第三人对公司应付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0104民初6408号一审民事判决:一、公司给付苑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18235元。二、公司返还苑某扣罚的工资850元。三、公司给付苑某2017年度未休年休假工资3460元。四、第三人对上述第一、二、三项承担连带责任。

      ■二审:不能证明密码制度合法有效且实际未执行
      公司和第三人不服一审判决,向二审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公司上诉称:1.苑某作为公司员工,将应由自己完成的工作交由非公司员工完成,苑某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劳动法关于劳动者应当完成劳动任务、提高职业技能、遵守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的相关规定。根据《河北省工资支付规定》第十七条“以下费用用人单位可以从劳动者工资中扣除:2.用人单位依法制定并经职工代表大会批准的厂规、厂纪中明确规定的费用”。苑某存在严重违反公司《员工奖惩制度》的行为,公司依据制度规定对苑某进行绩效处罚是合法合规,不应补发苑某扣罚工资共计850元。3.苑某在2017年12月通过OA流程提交请假申请,其请假类型为年休假,但由于公司系统原因,人员离职后请假流程无法显示请假类型,而一审法院认定苑某请假类型为病假。因此,公司不应支付苑某未休年假工资3460元。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公司是否支付经济赔偿金的问题,公司提交的《员工奖惩制度》,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但其仅有工会盖章的修改决议,并未提交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的相关证据,且苑某不认可该制度经过民主程序制定,因此,该《员工奖惩制度》对苑某不产生效力。经销商聘用的文员通过内部工作账号协助办理相关业务,是普遍存在且苑某默认的工作模式,并非苑某故意泄露其个人用户名及密码,一审认定公司依据该制度与苑某解除劳动合同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判决支付经济赔偿金的理由予以纠正,判决结果并无不当。
      关于公司是否补发扣罚工资的问题,虽然用人单位对员工有经济考核权,但公司在作出考核结果前未与苑某进行确认,且在工资流水中显示为罚款,如上所述,《员工奖惩制度》对苑某不产生效力,其对苑某的罚款没有法律依据,一审判决公司补发该扣罚工资,并无不当。
      2019年6月26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9)冀01民终6088号民事判决书,公司的上诉请求不成立。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提醒:密码制度的合法性与规定执行“二张皮”现象
      涉及密码的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作为裁判依据应当符合法定条件。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密码法》第8条规定,“商用密码用于保护不属于国家秘密的信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依法使用商用密码保护网络与信息安全。”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十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根据《劳动法》第四条之规定,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依据。”第三,用人单位应当依法制定合法有效的规章制度,并且应当实际上真正执行的规章制度,才能对职工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才可以成为人民法院处理劳动争议的“依据”。
      本案中,虽然涉及涉密码行为的裁判结果相同,但是,两审法院认定的理由完全不同:一审认为,“苑某让经销商聘用的文员为苑某在公司内部的工作账号协助办理相关业务,属于违反了公司《员工奖惩制度》规定的一般行为过失,并非为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员工奖惩制度》将第二次一般行为过失规定为解除劳动关系的规定,不符合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法院不予支持。”二审认为,“公司提交的《员工奖惩制度》,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但其仅有工会盖章的修改决议,并未提交经过职工代表大会讨论,与工会或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的相关证据,且苑某不认可该制度经过民主程序制定,因此,该《员工奖惩制度》对苑某不产生效力。经销商聘用的文员通过内部工作账号协助办理相关业务,是普遍存在且苑某默认的工作模式,并非苑某故意泄露其个人用户名及密码,” 如果规定与执行的“二张皮”现象确实存在,人民法院当然不能直接的、简单的适用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以防止人民法院由“居中裁判”的“裁判员”,而成为事实上的经营管理的“运动员”。
       ■本报记者贺耀弘

    • 责任编辑:
    • 编辑:李 飞

主办:河北工人报社
投诉电话:0311-87017171 0311-87015356 传真:0311-88613045 Email:hbgrb@126.com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河北天捷律师事务所 王金胜律师
冀ICP备12018813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11-87015356、87017171  举报邮箱:hgxinwenwang@126.com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