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维权 >正文

企业未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 员工也要承担竞业限制义务

发布时间:2021-01-09 06:00: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竞业限制约定,是用人单位与能够接触到单位商业秘密、核心技术或掌握相关知识产权的人员订立的一种保密协议。劳动者离职后,往往会选择与其以前形成的业务特长相同或类似的业务,为了保护企业自主知识产权及核心利益,用人单位有必要对特定人员在职期间及离职后设定一系列限制。用人单位不仅要严格审查竞业限制协议的合法、合规性,明确竞业限制补偿金及违约金的标准,还要注重对劳资人员进行专业化培训,避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因劳动者的不正当竞争,给单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因曾签订竞业限制协议

  员工跳槽后遭“老东家”追责

  王某、郑某,于2012年7月,入职东海环保公司工作,二人分别担任软件技术总监、模型工程师。该环保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环境监测及治理设备的研制开发等业务。二人于入职当日与公司签订了竞业限制协议,协议对竞业限制的期限、范围、地域等内容均作出了明确约定。其中,双方约定:王某、郑某承担竞业限制义务的地域范围,包括甲方(东海公司)实际开展经营活动以及正在筹备经营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合同终止后,王某、郑某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期限为两年。东海公司在劳动合同履行期间每月支付竞业补偿200元;王某、郑某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应当返还全部竞业限制补偿,并向东海公司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王某、郑某违反协议的,应赔偿公司在二人违约期间所遭受的全部损失,赔偿的数额,为二人所参与的业务在违约期间所获得的利益,或者公司经营系统在违约期间所受到的损失。

  2015年7月,王某、郑某因个人原因与东海环保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该公司既没有按约定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也没有在他们离职当月开始支付该项待遇。

  2015年11月、12月,王某、郑某先后入职南海环境科技公司从事技术研发工作。该公司的实际经营范围包含环境监测、治理等业务。2017年12月,东海环保公司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发现了以王某、郑某等人作为发明人的专利授权公告,专利权人为南海环境科技公司,实用新型名称为空气检测仪。至此,东海环保公司知悉了二人离职后的工作单位及工作内容。

  2018年2月,某市环保局对环境空气质量智能监控系统进行了公开招标,东海公司与南海公司均参加了投标。南海公司因投标报价低于东海公司而中标,东海公司因名列第二名而失标。东海公司认为,如无南海公司参与竞标,本单位完全可以中标。按照本单位投标报价990万元及2017年度经营净利润率计算,王某、郑某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行为,实际给本单位造成经济损失1794870元。

  东海环保公司认为王某、郑某二人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向石家庄市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确认二人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并要求二人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依照竞业限制协议的约定承担赔偿责任。

  王某、郑某二人的代理人则表示,因为东海公司从未支付过竞业限制补偿金,故王某、郑某均不负有竞业限制义务。

  ■竞业限制未约定经济补偿金

  员工是否承担竞业限制义务

  实践中,对于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竞业限制协议,有观点认为,根据《劳动合同法》第26条,“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劳动合同无效。”故对于未约定补偿的竞业限制协议,因显失公平,应确认无效。另外,根据劳动合同法司法解释四第七条:“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和经济补偿,当事人解除劳动合同时,除另有约定外,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或者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后,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这条规定可见,竞业限制经济补偿金是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前提,只有竞业限制协议中约定有经济补偿并已经实际支付经济补偿待遇时,用人单位才可以要求劳动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否则,劳动者则不承担竞业限制义务。

  司法解释(四)第六条对于未约定经济补偿金的竞业限制条款,并未认定为无效。用人单位没有支付经济补偿金,属于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但劳动者不能因此免除竞业限制义务。劳动者因为用人单位未实际支付经济补偿而违反竞业限制协议时,也应当承担违约责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劳动者可以依据司法解释(四)第八条的规定,“在用人单位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时,行使解除权,解除竞业限制协议。”

  本案中,王某、郑某二人在东海公司分别担任软件技术总监、模型工程师,属于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可承担竞业限制义务的主体。双方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订立了竞业限制协议,对竞业限制的范围、地域、期限、经济补偿及违约责任等内容均作出了明确约定。虽然条款内容有一些瑕疵,但该协议属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属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已产生了约束力。王某、郑某应当依照协议约定,在工作期间及离职后两年内履行竞业限制义务。

  石家庄市劳动仲裁委认为,二人从东海公司离职后,在约定的竞业限制期限和地域内,先后到南海公司工作,参与了该公司环境监测设备的研发业务,该公司的实际经营范围与申请人的主营范围相重合,两家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王某、郑某二人主观上存在明显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意向,客观上从事了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行为。东海公司未按约定向二人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该行为不能成为王某、郑某免除竞业限制义务的事由,二人可以依法提出解除竞业限制协议的诉求。现王某、郑某并未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约定,该协议在双方竞业限制期限内依然有效。因此,东海公司要求确认王某、郑某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支持。

  2015年王某、郑某二人离职后,东海公司对二人去向并不知情。二人离职两年后,即2017年12月,东海公司才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得知二人目前的工作内容,因此,东海公司于2018年申请劳动仲裁,并未超过仲裁时效。但王某、郑某从东海公司离职已经超过两年,现东海公司再要求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员工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还是赔偿责任

  案件庭审过程中,东海公司提交了2017年度审计报告、某市环保局的招投标文件,欲证实损失事实及具体数额。其中,2017年度审计报告显示了东海公司当年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等数据,东海公司因此计算出当年度公司净利润率,并以此作为计算未中标的具体损失依据;招投标文件显示了招标时间、项目名称、预算金额、东海公司的投标报价及南海公司的中标金额。

  王某、郑某的代理人主张,该审计报告仅能反映东海公司2017年度经营情况,不能证实2018年度实际经营情况,更不能由此得出2018年度经营净利润率;王某、郑某代表南海公司参与投标,只是正常履职行为,该招投标文件不能证实东海公司的损失存在客观必然性,亦不能证实南海公司的正常经营行为,二人的履职行为与东海公司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根据东海公司和王某、郑某二人在竞业限制协议中的约定,王某、郑某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返还东海公司发放的全部竞业限制补偿,并赔偿因其违约所造成的全部损失。石家庄市劳动仲裁委认为,东海公司在竞业限制协议生效后,并未实际支付竞业限制补偿金,故其要求二人返还该项待遇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不应予以支持,也就是说,二人无需承担违反竞业限制协议的违约责任。

  本案中,东海公司享有因王某、郑某未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导致用人单位损失而产生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但应当举证证实实际发生的损失数额或者预期可得利益丧失的事实,以及违约行为与损失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现东海公司以2017年度公司净利润率为标准,计算出王某、郑某二人的违约行为造成的期待利益损失的具体数额,该计算方法及结果均不具有合理性。因此,东海公司要求二人赔偿因未履行竞业限制义务造成的损失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不应予以支持。

  最终,石家庄市劳动仲裁委裁决确认王某、郑某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同时驳回了东海公司的其他仲裁请求。

  ■本报记者哈欣

1
编辑: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