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维权 >正文

“电子化”劳动合同不同于以前的电子版

发布时间:2021-07-21 04:41: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顺应社会信息化的时代发展,继去年人社部办公厅复函北京人社局明确了订立电子劳动合同的基本原则,今年7月,人社部办公厅正式发布《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全面开启了劳动合同的电子化、数据化和网络化的时代大幕。

  曾经存在多年的“电子版”劳动合同的签订方式,与人社部开始推动的电子劳动合同的订立有着很大不同。本文通过一个具体案件的司法裁判,具体解读了《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的主要内容。

  

  ■案情:微信传递电子版劳动合同

  不加盖公章单位不认账

  李某称,自己于2004年4月26日入职某公司,曾于2007年及2010年签署电子版的劳动合同,只是签字而未加盖公司公章。某公司多年来采用电子办公,电子文件是该公司的正式生效文件,认可签字或电子版签字,并非以加盖公章为准。依据国家规定,数据电文具有与书面合同等同的效力。该公司趁其开具全休两天的病假且在医院看病时,通过微信强制向其推送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某公司不认可李某主张的入职时间,也否认李某提供的未加公章的电子版的劳动合同。

  李某经过劳动仲裁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56078.24元等多项。

  ■一审:电子版合同未加盖公章

  双方应属劳务关系

  一审法院认为,李某提交了一份电子打印版的《劳动合同》,拟证实其与某公司之间订立了劳动合同,但该《劳动合同》中并未加盖某公司的公章。结合李某为某公司人力资源经理的事实,不能证实该合同为李某、某公司双方最终协商一致的合同文本;同时,李某所提交的劳动合同电子打印件及邮件发送记录,不能证明该合同双方已经正式签署并生效,因此李某的证据不足以证实双方签订了书面的劳动合同并建立了事实上的劳动合同关系。如前所述,一审法院已经认定李某于2017年4月1日入职某公司,而在入职时李某已经年满50周岁,达到了法定的退休年龄,李某与某公司之间的用工关系应按劳务关系处理,因此双方之间关于劳务关系的解除,并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故李某要求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56078.24及代通知金15000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某公司向李某支付2018年6月1日至2018年6月7日工资3448.28元;支付出差报销款2552元;三、驳回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公司不确认打印件

  综合全案应为劳动关系

  上诉人李某不服一审判决,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查明:仲裁时,李某提供了如下主要证据:1.2017年4月24日发件人为Sun某某给其的邮件记载:“李某,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附件我已签字。如果需要,等我下一次来广州时再签署打印版。希望没有耽误你的福利申请程序。”同时,内附有孙某某代表某公司签名的劳动合同。李某主张孙某某为公司的总经理,双方已签订了电子劳动合同;2.2016年李某与某公司的关联公司签订的《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确认双方自2004年4月26日至2016年12月31日存在劳动关系,并由该司支付了438039.94元的离职补偿金。意在证实其于2004年4月就入职公司。

  某公司质证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不确认,该劳动合同没有加盖公章,不能视为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对证据2确认真实性,但因属不同的独立法人单位,不能认定李某的入职其司的时间为2004年。

  关于李某与某公司之间存在劳务关系还是劳动关系的问题,二审法院认为,虽然李某入职某公司时已年满50周岁及该司不确认李某提交的劳动合同打印件,但从该司自李某入职后购买医保、缴纳公积金直至2018年6月时止,及向李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不仅证实了某公司为李某购买社保的事实,而且证实了某公司是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否则该司无需为存在劳务关系的人员购买社保、缴纳公积金,并由公司为其支付部分费用,也无需向劳务人员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通知。据此,李某主张双方存在劳动关系证据充分,于法有据,法院应予采纳。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双方存在劳务关系错误,本院应予纠正。

  二审判决如下:一、维持一审判决第一、二、三项;二、广州某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45000元、应休未休年假工资差额2758.62元给李某。

  ■解读:电子劳动合同

  不是原来的“电子版”

  关于电子劳动合同的签名和载体,《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明确,本指引所指电子劳动合同,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经协商一致,以可视为书面形式的数据电文为载体,使用可靠的电子签名订立的劳动合同。电子劳动合同,与本案中利用的当事人签名的方式和劳动合同文体的载体明显不同。其中,数据电文,是指以电子、光学、磁或者类似手段生成、发送、接收或者储存的信息;可视为书面形式的数据电文,是指能够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并可以随时调取查用的数据电文。电子签名,是指数据电文中以电子形式所含、所附用于识别签名人身份并表明签名人认可其中内容的数据。

  通过第三方机构平台订立合同。《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明确订立方式、平台条件、合同文体选择等规范: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电子劳动合同的,要通过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平台订立。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平台要通过有效的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提供劳动合同订立、调取、储存、应用等服务,具备身份认证、电子签名、意愿确认、数据安全防护等能力,确保电子劳动合同信息的订立、生成、传递、储存等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满足真实、完整、准确、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等要求。鼓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使用政府发布的劳动合同示范文本订立电子劳动合同。鼓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优先选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等政府部门建设的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平台(以下简称政府平台)。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未通过政府平台订立电子劳动合同的,要按照当地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公布的数据格式和标准,提交满足电子政务要求的电子劳动合同数据,便捷办理就业创业、劳动用工备案、社会保险、人事人才、职业培训等业务。非政府平台的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平台要支持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及时提交相关数据。

  合同订立活动的权利义务。《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从五个方面明确规范:第一,双方同意订立电子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要在订立电子劳动合同前,明确告知劳动者订立电子劳动合同的流程、操作方法、注意事项和查看、下载完整的劳动合同文本的途径,并不得向劳动者收取费用;第二,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要确保向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平台提交的身份信息真实、完整、准确。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平台要通过数字证书、联网信息核验、生物特征识别验证、手机短信息验证码等技术手段,真实反映订立人身份和签署意愿,并记录和保存验证确认过程。具备条件的,可使用电子社保卡开展实人实名认证;第三,用人单位和劳动者要使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要求、依法设立的电子认证服务机构颁发的数字证书和密钥,进行电子签名。第四,电子劳动合同经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签署可靠的电子签名后生效,并应附带可信时间戳。第五,电子劳动合同订立后,用人单位要以手机短信、微信、电子邮件或者APP信息提示等方式通知劳动者电子劳动合同已订立完成。

  电子劳动合同的调取、储存、应用。《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专章规定功能技术规范和相关的权利义务。用人单位要确保劳动者可以使用常用设备随时查看、下载、打印电子劳动合同的完整内容,不得向劳动者收取费用。劳动者需要电子劳动合同纸质文本的,用人单位要至少免费提供一份,并通过盖章等方式证明与数据电文原件一致。电子劳动合同的储存期限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关于劳动合同保存期限的规定。

  此外,《电子劳动合同订立指引》还专门规定了信息安全保障的要求。

  ■本报记者贺耀弘

  

1
编辑:王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