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分站导航:安全周刊 数字报 河工书画网 河北劳模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维权 >正文

股东劳动者追索报酬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

发布时间:2021-11-29 04:12:00 来源:河北工人报字号:[大]  [中]  [小][打印本页]

  上至掌门人下至扫地僧,不论董事长还是守门人,大家都是劳动者,一律要签订劳动合同。与世界上众多劳动法律相比,不论类型、不分层级的中国劳动法,被人形象都称为“上下一般粗”。在中国劳动法律中,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虽是具有劳动者身份的“打工皇帝”,也是公司法人机关的工作人员,享有较大的法定权利和负有法定义务,但同样也要受到契约性权利义务的约束。这些特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纠纷,既常常让人困惑不已,也往往呈现出不同法律特征。

  基本案情:吴某自2017年起在文安县某木业公司工作。2017年4月至2019年1月,公司以缴费基数5300元,为吴某在文安县工伤保险事业管理所缴纳了保费。2018年6月2日,公司人员蔡某向吴某转款10000元;2018年8月5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刘某,向吴某转款5000元;2018年8月22日,蔡某向吴某转款10000元;2019年1月7日,蔡某向吴某转款5000元;2019年1月7日,蔡某向吴某转款5000元;2019年1月13日,蔡某向吴某转款10000元;2019年5月11日,蔡某向吴某转款10000元;2019年7月8日,蔡某向吴某转款5000元。至2019年11月,公司共拖欠吴某工资209000元。对上述款项是工资还是分红款,吴某与公司意见并不一致。

  经吴某多次催要,某木业公司均不予支付。2020年,吴某向文安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后,于2020年10月20日,向一审文安县人民法院提交诉状。吴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某木业公司支付拖欠吴某的工资209000元;2.诉讼费用由某木业公司承担。

  ■一审:不能否认劳动者身份

  公司应当支付欠发工资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某木业公司否认吴某是其工作人员,并称给付吴某的转款系股东分红,但因某木业公司为吴某投保了工伤保险,加之某木业公司承认吴某在某木业公司处从事厂长工作,故应当确认吴某、某木业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某木业公司应承担证明是否拖欠吴某工资的举证责任,而某木业公司拒不提供反驳证据,故对吴某主张某木业公司支付拖欠的工资209000元,予以支持。本案吴某、某木业公司系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吴某、某木业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已经终止,故吴某的主张未超过仲裁时效,某木业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主张,不予采信。

  河北省文安县人民法院作出(2020)冀1026民初3205号民事判决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一审判决:某木业公司向吴某支付工资209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履行。

  ■上诉:名为索要工资实为退股

  数额认定错误且证据不足

  上诉人某木业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某木业公司上诉称,吴某系上诉人某木业公司的股东,公司与吴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吴某是直接负责经营公司的管理人。吴某之所以以劳动报酬为由起诉公司,实际是想要撤回对公司的投资款。因为在2020年7月9日,吴某作为股东,向一审法院起诉公司,诉讼请求为解除其与公司的投资协议,其目的是想将投资款撤出。然而一审法院并未支持其撤资的请求,作出(2020)冀1026民初170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吴某的起诉。吴某自认为其要不回投资款,反而以追索劳动报酬为由起诉公司。

  认定吴某的工资款为209000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吴某作为股东享有的是分红,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刘某向吴某分配过红利,而不是给付的所谓工资款。吴某出示的关于工资数额的证据相互矛盾,其自述每月、每年的工资情况与张某某出具的工资情况以及与文安县工伤保险事业管理所的缴费基数相互矛盾。

  吴某答辩称,吴某股东身份并不影响其作为劳动者在单位获取工资报酬。公司法没有规定股东没有获得工资薪金的权利,股东成为了公司的董事、监事、经理等公司职员,就有权从公司获得工资薪金。劳动法规定劳动者享有取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吴某一审时提交的应付职工薪酬表、工伤保险凭证及银行交易明细清单等证据均能够证明吴某在上诉人处担任职务并享有工资待遇。吴某与公司股权纠纷一案与本案并无关联,且吴某对公司进行投资是2016年至2017年年初的事,与吴某对公司索要2017年之后的工资并不冲突;公司开庭时陈述是“为减轻公司的经济压力,防止造成财产负担所以为其投保”可知,公司是为规避税务而进行的不足额缴纳保险的违法操作。公司为吴某在文安县工伤保险事业管理所得缴费基数与其工资不匹配本身就是错误的行为,其应当为吴某缴纳足额的保险。吴某的工资是年薪制,不是按月发放的,所以刘某、蔡某向其支付的工资是不固定的。

  ■二审:股东参与经营领薪不违法

  一审判决应予以维持

  二审期间,某木业公司提交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21)冀10民终67号民事裁定书,证实廊坊中院已经认定吴某是某木业公司的股东,吴某与刘某、刘小某等人签订了合伙协议书,明确了吴某的出资额、占有股权份额。且合伙协议书(一审时已经提交)中也没有约定吴某享有获得工资的权利。依据公司法第34条之规定,股东按照实交出资比例分配红利,股东应该享有的是分红,并非是所谓的工资,更不存在吴某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情况。吴某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吴某的股东身份并不影响作为劳动者在单位获取工资报酬,在一审时吴某已提供相应的证据,能够证实其在公司处是有工资的,且公司也未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实之前的转款是分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二审法院认为,企业股东作为公司员工参加企业经营管理并领取薪酬并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吴某自2017年开始在某木业公司工作,某木业公司在2017年4月至2019年1月,为其缴纳工伤保险,某木业公司否认吴某是其工作人员,并称给付吴某的转款系股东分红而不是工资,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一审法院据此认定吴某与某木业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并无不妥。某木业公司主张与吴某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应支付吴某工资款的上诉理由,法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2021年5月5日,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21)冀10民终2150号民事判决书。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某木业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报记者贺耀弘

1
编辑:李飞  责任编辑:王红润  审核:王书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