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工新闻 更多>>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12)穿越欧亚大陆的“钢铁驼队”

石家庄,这座位于内陆的省会城市,虽被称为“火车拉来的城市”,但也曾囿于不临海、不靠河的区位,面临大宗货物出口,只能千里迢迢运至海港出境的窘境。“一江春水向东流”的物流格局限制了这座城市外贸高质量发展的步伐,因此,“西出阳关”成为石家庄构建新物流通...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11)河钢巨舰驶向“深蓝”

钢铁,是一个国家工业实力的重要标志。铁、钢作为基础材料,伴随人类文明2000多年,一直活跃在历史舞台。时至今日,一个国家的强盛仍然离不开钢铁,而河北钢铁在中国工业发展史中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地处京畿腹地的河北钢铁工业,在带来当地...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10)始于1984 掀动时代风云

改革开放初期,风起云涌的燕赵大地,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历史故意这样安排,马胜利、张兴让、刘汉章,三位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行业的企业家,同时在1984年当上厂长,并带领工人队伍书写了一段令世人啧啧称赞的经济改革传奇。2021年4月20日,石家庄市北道岔附近,物...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9)太行山深处的“秘密工厂”

 1960年代中期,国际形势复杂紧张。面对空前严峻的战争威胁,党中央决定在长城雁门关以南、广东省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甘肃乌鞘岭以东的广大地区,开展一场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备战、备荒”,史称“三线建设”。中部及沿海地区腹地的类...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8)改变城市命运的“保定八大厂”

与北京、天津构成“黄金三角”的保定,曾是直隶总督署所在地,新中国建立后,也是河北省最早的省会,历史上曾有过耀眼的光环。新中国“一五”时期八大厂相继落户保定,无疑使这一辉煌得以续写,其中名列苏联援建156个重点项目的,就有保定电影胶片厂、保定六零四造纸...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7)“国际庄”工业化的最初底色

如果说京汉铁路和正太铁路的建设是石家庄近代发展的第一个转折点,那么“一五”期间前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中的制药厂和棉纺厂的落户,就是石家庄腾飞的第二次大转折——在新中国搭建最初的工业体系“龙骨”时,石家庄欣逢其时。这座华北大地的城市因铁路而起,又随新...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6)为党中央送电的工厂和工人

1947年4月初,刘少奇、朱德率领中央工作委员会东渡黄河,移驻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执行中央委托的工作。一年后,西柏坡成为解放战争后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总部的所在地,是毛主席、党中央进入北平、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当时,晋察冀前线的枪炮子...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5)晋察冀边区的劳动竞赛和军工英模

一滴水能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朵鲜花可以绽放整个春天的美丽。一枚纪念章,同样可以承载一段厚重的历史。日前,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北方工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刘杰生在家里整理父亲的遗物,在一堆各式各样的奖章和不同尺寸的信笺中,刘杰生首先拿出了这枚“晋察冀边区...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4)“中国第一枪”的太行传奇

在武安市与左权县之间,太行巨龙蜿蜒盘旋,在巨龙腹地,三道峻岭、一条窄沟围成一个山谷,隐秘僻静,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武安市馆陶乡梁沟村就坐落于此。从梁沟村往东,沿着该村十余位老人义务修筑的“英雄路”绕过一个山包,再转一个大弯,向西走半公里进入一道山... 全文>>

【寻访党史上的“冀工印迹”】(3) 烽火硝烟背后的巾帼力量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以后,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成了华北敌后抗击日军的主要战场之一。由于日军的破坏和八路军主力部队迅速扩编,军火消耗很大,武器装备缺乏。抗日武装补给极差,工业品十分缺乏。晋察冀军区于1939年4月成立工业部,主管根据地的军工建设和生产。根据地... 全文>>